鄧小平:1997年不收回香港 我就是李鴻章

3fbd12e75d9b46fba9b752ba2d26cab6

1977年10月19日,鄧小平會見了前英國首相希思。

愛德華希思是前總理英國保守黨的領導人。他于1965年當選為保守黨領袖。1970年,他擔任總理直至1974年。在他任職期間,他大力推行以歐洲為重點的外交政策,并正式加入歐洲經濟共同體。 1975年2月,保守黨領袖被撒切爾夫人擊敗。后來擔任Shipley Holdings及其附屬銀行的Brown董事。他曾于1974年5月,1975年9月,1977年10月,1979年9月,1982年4月,1983年9月,1985年4月,1987年4月多次訪問中國,依此類推。他與鄧小平會面,多年來一直是鄧小平關系的老朋友。

1974年5月,剛剛下臺的希思作為前英國首相首次來到中國。他受到了毛澤東主席的熱烈歡迎。當時剛剛恢復工作的鄧小平副總理出席了毛澤東和希思之間的會談。這是希思第一次見到鄧小平。也是在這次會晤中,毛澤東把解決祖國統一問題的重要任務交給了鄧小平。

5月25日,毛澤東在與希思的談話中說,它已成為歷史。你還有一個香港問題。我們現在不談論它。當我們到達那里時該怎么辦,讓我們再討論一下。他指著鄧小平和在座的年輕同志說,這是他們的事。那年,鄧小平才70歲。可以說,從那一刻起,鄧小平從毛澤東主席和周總理的肩上承擔起統一祖國的責任,開始思考祖國統一問題。

1974年10月2日,當鄧小平會見臺灣同胞和華僑時,他說有兩種和平,非和平的方式來解放臺灣。即使臺灣解放,我們也不會動議大陸的政策。這就提出了祖國統一的方式問題。 1975年9月,鄧小平在與希思會面后不久遭遇了政治生涯中的第三次打擊。

1977年10月和1979年9月,希思兩次訪問中國。文革后剛剛返回的鄧小平與希思進行了會談。他們的談話都涉及到香港回歸祖國的問題。

香港問題是歷史的遺產。長期以來,它一直是中英關系史上的一個巨大陰影。

該契約被強制割讓和出租。在英國占領之前,香港由廣東省新安縣(后來更名為寶安縣,現為深圳)管轄。“強行租用九龍半島的大片地區及附近200多個島嶼(以下簡稱”新界“),為期九十九年及一九九七年六月三十日。該協議主張在適當的時候通過談判解決這個問題,并在解決之前暫時保持現狀。

十一屆三中全會后,中國人民努力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實現祖國統一,反對霸權主義,維護世界和平。鄧小平提出了按照“一國兩制”解決臺灣和香港問題的想法。

與此同時,隨著1997年臨近,英方不斷檢驗中國在解決香港問題上的立場和態度。這表明現在是解決香港問題的時候了。正是在這種背景下,1982年4月,希思第五次訪問中國,并試圖解決香港問題。在與鄧小平的會談中,希思向鄧小平講述了他與鄧小平的第一次會晤,并向鄧小平提出了香港問題。他說,我記得當我第一次見到毛主席和周總理時,你就在那里。我們討論了香港問題。當時,毛主席和周總理說,現在還早在1997年,所以讓年輕人來管理。現在距離1997年只有15年,您是如何考慮在此期間處理這個問題的?因為很多人不得不在香港投資,投資者怎能不擔心呢?

鄧小平說,香港的主權是中國的。中國必須保持香港作為自由港和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不會影響外國人在那里的投資。在這個前提下,包括香港外國人在內的香港人管理香港。他說香港有一個地方政府。我們的新憲法規定允許建立特別行政區。香港人可以組建自己的政府。無論中國人,英國人還是其他人都可以參加,他們可以是政府雇員,甚至可以成為香港人。政府成員可以認為各種制度不會改變.

鄧小平坦率地向希思說,我們多年來一直是好朋友。如果中國當時沒有收回香港的主權,我們任何人都無法支付這筆費用。

喬爾也寫得很清楚。這項任命實際上是廢除的問題。

之后,經過多次審判,英方決定就香港問題與我正式談判。不久,兩國政府開始了國際社會所說的“重復競賽”。

雖然契約寫在紙上,但不可能以任何方式消除它的存在!為了回應英方的這種態度,鄧小平明確指出,撒切爾夫人不能討論主權問題。到1997年,中國不僅要恢復新界,還要恢復港島和九龍的主權。這是肯定的,沒有其他選擇。至于維持香港的繁榮,我們希望能夠實現英國的合作。但這并不是說香港必須在英國的管轄范圍內實現持續繁榮。香港的持續繁榮,主要取決于在中國恢復主權,包括政治和經濟制度后,在中國管轄范圍內實施適合香港的制度。大多數法律都可以保留,當然,有些法律必須進行改革。簡而言之,香港仍然是資本主義,必須維持現時許多合適的制度。撒切爾夫人表示,只有中英兩國政府能夠明確安排香港未來的行政和治理,這是香港人可以接受的。英國議會認為這些安排是合理的,我可以考慮主權問題。

中英兩國領導人在解決香港問題上的立場是截然不同的,它們注定了兩年談判的艱難曲折。

中英在香港問題上的談判分為兩個階段。第一階段是撒切爾夫人訪華至1983年6月。現階段,雙方主要就原則和程序問題進行了會談。第二階段是1983年7月至1984年9月,兩個政府代表團就具體的實質性問題舉行了22輪會談。在前四輪會談中,由于英方仍堅稱英國在一九九七年后繼續治理香港,談判陷入僵局。在這種情況下,希思于1983年9月第七次來到中國。9月10日,鄧小平會見了希思。他明確向希思指出,英國政府利用主權來改變其權力是不可行的。關于香港問題,我希望撒切爾夫人總理及其政府采取明智的態度。中國在一九九七年撤回香港的政策不會受到任何干擾或任何改變,否則我們將無法支付。我們和我們的英國朋友說我沒有解決這個問題。我是李鴻章。誰沒有解決這個問題的是李鴻章。他說,核心是香港在一九九七年撤回主權時,可以順利收到,而不會引致動蕩。所有各方都能更順利地接受它。聯合王國的利益不會受到損害,美國和西歐的利益也不會受到損害。因此,過渡期間有香港人參與管理的問題。參與管理,不正當的主角可以,但要開始了解管理的哪些方面。無論政治,經濟,商業和金融等,我都不知道該怎么做。我如何一次性完成所有操作?因此,要逐漸熟悉和參與,整個過程就完成了。他希望在未來的會談中,他不會糾纏權力主權的變化問題。在對香港進行深入討論后應該怎樣做?在過渡期間該做什么。這是彼此最有利的。如果英方不改變態度,中國將不得不單方面宣布1984年9月解決香港問題的原則和政策。

回到中國后,希思通過鄧小平對英國政府的談話,說服現任領導人改變立場。今年10月,英方發出撒切爾夫人的消息,建議雙方根據中國的提議討論香港的永久性安排。這實際上是對英國“繼續治理香港”的要求的放棄。僵局再次破裂,談判繼續順利進行。在第五輪和第六輪會談中,英方確認不再堅持英國的治理,也不尋求任何形式的共同管理,并理解中國的計劃是基于香港的主權和治理應該的前提。 1997年后返回中國。在此基礎上。此時,中英談判的主要障礙開始被排除在外。

此后,在1984年4月中旬的第十二輪會談中,談判的主題轉移到第二個議程,過渡時期和政權移交的基本思想。 1984年9月18日,雙方就所有問題達成協議,并于7月26日簽署了中英《聯合聲明》和三個附件。到目前為止,中英兩國政府就香港問題進行的為期兩年的會談取得圓滿成功。 1984年12月19日,中英兩國政府首腦在北京正式簽署了關于香港問題的聯合聲明。 1985年5月27日,中英兩國政府在北京交換了批準書,中英聯合聲明生效。

可以說,成功解決香港問題是希思的功勞。他扮演了中間橋梁的角色。正如中英聯合聲明生效一樣,希思再次訪華。鄧小平高興地見到了多年來一直接觸的老朋友。在這次會議上,他們從解決香港問題談到了臺灣問題,并談到了國際形勢。他們的愿景更廣泛,更遠。

在會談中,希思向鄧小平詢問,中英之間成功解決香港問題是否有利于解決臺灣問題。

更廣泛的是臺灣可以保留自己的軍隊。

希思說,他認為中國和平解決臺灣的九點計劃是非常合理的。

鄧小平說,我們提出國民黨與共產黨之間的第三次合作,解決臺灣問題,因為我們都有共同語言。我們都認為只有一個中國。

在談到中美關系時,鄧小平說,中美之間的障礙是臺灣問題。解決這個問題將使中美關系更加緊密。

關于中蘇關系,鄧小平說,要實現中蘇關系正常化,發展政治關系,就必須消除三大障礙。為了消除蘇聯的三個障礙,你可以從解決其中一個問題開始。但總是邁出第一步。

當希思詢問鄧小平關于美蘇裁軍談判的看法時,鄧小平說,如果達成協議,我們同意。該協議的實際好處是它可以在緩和氣氛方面發揮作用。但是,為了維護世界和平,我們的目光不僅僅是看美國和蘇聯之間的談判。

件。

1987年4月17日,希思第八次訪華。這是他第八次見到鄧小平。他們希望中歐互相幫助,共同發展,維護世界和平。

雖然他們的談話是短暫的,但他們之間的友誼永遠存在,即使他們被千里之行隔開,他們之間的友誼之花永遠是不敗的.

[由集團編輯,由泰海出版社出版]

人民網絡)

湖北赖子麻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