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村改革又一重大創新

另一項重大農村改革創新

33,354農業部部長韓長福解讀“三權分立”

新華社北京11月3日電(記者董軍和侯薛婧)中國辦公室和國家辦公室近日發布《關于完善農村土地所有權承包權經營權分置辦法的意見》 在3日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農業部部長韓長富全面闡述了“三權分立”農村改革的重大創新 韓長富說:“三權分立”是指農村土地集體所有權、農民承包權和土地經營權的“三權分立”。 改革開放之初,實行了報酬與產出掛鉤的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所有權屬于集體,承包經營權屬于農民,這就是所謂的“兩權分離” 現在,按照農民保留土地承包權和轉讓土地經營權的愿望,土地承包經營權又細分為承包經營權,形成了“所有權、承包經營權三權分立”的格局

在這個框架下,農村土地的集體所有權是土地承包權的前提。農民享有的承包經營權是集體所有制的實現形式。在土地流轉中,農民的承包經營權派生出土地經營權。 集體所有制、農民承包權和土地經營權都統一在農村基本管理制度中。 其中,集體所有制是基礎,農民承包權是基礎,土地經營權是關鍵。

“‘三權分立’是繼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之后農村改革的又一重大制度創新,也是農村土地問題的又一重大中央政策。 ”韓長富說,“三權分立”意義深遠:

豐富了雙層管理體系的內涵 從“兩權分立”到“三權分立”,從“集體所有制、農民承包經營”到“集體所有制、農民承包經營、多種經營”,三權分立展現了中國農村基礎管理體制的持久活力。

有利于在更大范圍內促進土地經營權的優化配置,提高土地產出率、勞動生產率和資源利用率,為加快農業發展方式轉變開辟新途徑,充分發揮適度規模經營在現代農業建設中的主導作用,走出一條具有中國特色的高產高效、產品安全、資源節約、環境友好的新型農業現代化道路

“三權分立”實現集體、承包農民和新型經營實體之間的土地權利共享,有利于促進分工,增加承包農民流出土地經營權的財產收入,實現新型農業經營實體的規模收益。這是一個充滿智慧、內涵豐富的理論創新。

農民問題的核心仍然是土地問題。

韓長富說,“三權分立”的主要目的是解決兩個問題:科學界定“三權”的內涵、邊界和相互關系,不斷鞏固和完善農村基本管理制度,更好地維護農民集體、承包農民和經營實體的權益。推進土地資源優化配置,培育新的經營主體,發展適度規模經營,推進農業供給結構改革,為現代農業發展提供堅實保障,增加農民收入,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

他說,“三農”問題的核心是農民問題,現階段農民問題的核心仍然是土地問題。 要處理好農民與土地的關系,就必須處理好土地流轉中承包農民與經營主體的關系。 目前,全國2.3億農民中,約有30%和7000多萬人已經轉讓了土地,東部沿海發達省份的比例更高,超過50% 土地承包權主體與經營權主體分離的現象越來越普遍。家庭農場、農民合作社和農業企業是真正的農業生產者和經營者。

因此,“三權分立”的觀點強調在使用和轉讓承包土地時要維護承包農民的權益。任何組織和個人都不能取代農民家庭的土地承包地位,任何組織和個人都不能強制或限制土地轉讓。 根據形勢發展的需要,承包農民將在抵押擔保等方面獲得更充分的土地權利。

同時,意見要求加快土地經營權的出讓,賦予新的經營主體對出讓土地的占有權、耕種權和取得相應收入的權利,穩定經營預期,使其自由投資,提高土壤肥力,完善農業基礎設施,以促進現代農業的發展 “加快土地經營權的放開”韓長富說,加快土地經營權的放開和優化土地資源配置是實施“三權分立”的重要目標之一 通過“三農”制度安排,可以更好地促進規模經營和現代農業發展。 “三權分立”的意見在這方面做出了相應的規定:

首先,明確了經營權的內涵 很明顯,土地經營權的所有人有權在一定期限內依法占有、培育和取得轉讓土地的相應收益。 強調在保護集體所有權和農民承包權的基礎上,應平等保護經營者通過流轉合同獲得土地經營權。

第二是定義管理的力量 企業單位有權使用出讓的土地自主從事農業生產經營,取得相應的收入,并有權在出讓合同期滿后按同等條件更新承包土地。經承包農民同意,經營單位可以按照規定改良土壤,提高土壤肥力,建設農業生產配套設施。 也可以由簽約農民批準,向農民集體備案后轉移到其他主體,或者依法抵押。 轉讓土地被征用時,土地上的附著物和青苗補償費可按合同取得。

三是鼓勵創新方式 鼓勵利用土地入股、土地托管、以農代植,通過多種方式發展適度規模經營,探索更有效的方式釋放經營權

韓長富強調,土地流轉和適度規模經營的發展程度應與城市化進程和農村勞動力轉移規模相適應,與農業科技進步和生產方式的改進相適應,與農業社會化服務水平的提高相適應。從實際出發,順其自然,根據情況引導形勢。不會采用行政命令、配額或一刀切的方式。

-

湖北赖子麻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