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品新國標制定關乎群眾切身利益

眾所周知,乳制品質量的核心測試標準是乳蛋白含量 1986年制定的原料乳標準中,每100克原料乳蛋白質含量不低于2.95%;同時,2003年的標準也對菌落總數設定了嚴格的限制,每毫升原料奶的菌落總數不超過50萬個。

今年3月26日,衛生部批準并公布了乳品安全國家標準,即新的原料乳國家標準。 新的原料奶國家標準的出臺充分揭示了政府對新國家標準的無能為力。

在新的國家標準中,乳蛋白含量從1986年的每100克原料乳蛋白不低于2.95%下降到2.8%,菌落總數從2003年的每毫升50萬個增加到200萬個。

很明顯,與過去相比,標準沒有提高,而是降低了原料奶質量準入的“門檻”。 因此,公眾輿論認為這是25年來的“創紀錄低點”,因此新的國家標準被指控在一夜之間倒退了25年。

在我看來,新的國家標準確實有“失去標準”的嫌疑 在乳制品的整個生產和加工過程中,會引入不健康因素,包括環境和人為因素,如人為添加三聚氰胺,導致蛋白質含量顯著增加,但也對健康造成不可彌補的傷害。 為了保證原料奶的質量,我們不僅要注意原料奶的質量,還要控制生產加工的全過程。 國家標準還應在充分考慮安全的前提下對食品生產的各個方面具有約束力。

目前,我國奶牛養殖中粗飼料結構單一,優質飼草飼喂率低,導致原料奶中蛋白質含量相對較低。此外,小規模奶牛養殖的比例相對較高,100多頭奶牛的比例僅為23.1%。育種水平低導致生乳菌落總數相對較高,這是業內無可爭議的事實。

每個事業都有它的果實。從新國家標準公布的內容來看,正是因為原料奶的質量普遍較低。 然而,這一似乎符合中國國情和工業現實的新規則保護了大量中小農民的利益,但正是在這一規則的背后,人們的健康權不斷被剝奪。

三鹿奶粉事件給我們留下了生死的教訓,也證實了國家標準的制定確實關系到人民的切身利益是否受到損害。 就新的國家產奶標準的頒布而言,這已經成為一種因小失大的利益失衡和無助的情感問題。 筆者認為,新國家標準的頒布仍然需要制度的護航。 此外,在每一個國家標準頒布之前,還應該充分聽取人們的意見,例如目前在全國范圍內實施的網絡政治。也可以從這個模型中學習。

食品安全關系到民生和人民生命健康的切身利益 基于此,任何政策標準的頒布和實施都不能過于寬松。 否則,不僅會玷污政策標準,而且對群眾利益不負責任。

湖北赖子麻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