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藥企三大“作死”路徑

[編者按]毫無疑問,過去一年醫藥行業政策的頻繁出現將極大地改變整個市場的秩序和格局。 成本正在逐漸上升,銷售價格正在下跌,甚至業內人士也威脅說,該行業幾乎沒有受益者。 如何避免踩上紅線將是生存的關鍵。

這篇文章是由李甄派的二博士(屠洪剛)寫的。由歐盟大學健康編輯,供業界參考。

2018年,制藥行業有許多政策。從2017年持續的“兩票制”和“企業對企業增長”到打擊商業賄賂、一致性評估和批量采購,整個醫藥行業面臨高定價、高毛利、高費用和高回扣,大量代表立即覆蓋的促銷模式即將結束。 成本逐漸上升,銷售價格暴跌,整個行業受益者寥寥無幾。進入2019年,我們會發現制藥公司的情況將更加困難。毫無疑問

從今年開始,許多制藥公司將進入滅亡階段。他們是怎么自殺的?

這一群企業覺得他們應該和以前一樣,經過國家的一次又一次的訂單。他們只是在玩一些典型的游戲。一旦聚光燈過去,一切都將保持不變,他們將繼續實施以回扣為主體的營銷模式。

他們將遭遇歷史上最嚴格的監管,特別是在“兩票制”之后,制藥公司將只能在高水平上運營,所有通過門票洗錢給經銷商和代理商的資金在金稅三階段大數據的發展下將無處藏身。湖北省將開始進行稅務檢查,并將很快在全國范圍內進行披露。該省以黃金銷售為核心的民間組織公司將面臨崩潰,這些只是冰山一角,未來將迅速擴展到全國。

從國家打擊力度和實施效果來看,只會越來越嚴重,因為國家醫療保險基金已經耗盡,醫療資源浪費問題也越來越嚴重。有必要擠壓醫療渠道中整個行業的灰色利潤,發放醫改獎金。此外,這是一個長期和持續的過程。眾所周知,這些制藥公司基本上都在泥沼中打滾直到死亡。唯一的區別是,他們是因為經濟衰退而自然死亡,還是被處死并送進監獄。

許多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抵押了它們在企業中的原始股份,以獲得大量資金投資于新藥、醫院、診所、房地產和各種高科技產業。有些人甚至認為我在銷售藥品和制造藥品方面做得很好。我完全熟悉醫療行業。

制藥公司投資的這批醫院幾乎沒有什么可提供的,尤其是資產密集型行業,該行業的短期回報率特別低,而且容易虧損。 許多制藥公司不知道如何假裝理解,舉足輕重,開設診所和醫院,裝修得異常豪華,但最終沒有病人。事實上,他們的資產受到了極大的損害。 許多上市公司投資3.5億元建設醫院,每年都要投入5000萬到1億元。然而,這些資產現在以10-20億元的價格出售,沒有人會接受這個報價。結果,出現了巨大的流動性危機。

因為最初的制藥公司市值在200億到300億之間,董事長約占20%的股份,400億到500億被承諾為20億。現在整個公司價值300億到400億,而當時股票的市值只有100億左右。其中許多已經賣完了。如果融資利息收回,很多制藥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已經有負資產,似乎無法解決問題,包括很多盲目投資的人。 可以說,在整個2017年和2018年,大資金會有大錯誤,小資金會有小錯誤。只有沒錢的人才不會犯錯。當他們犯錯時,他們不會在巢的掩護下完成蛋。不要期望自己是更硬的蛋。

到2019年,流動性危機將全面爆發,許多制藥公司實際控制人的資產將趨于零。與此同時,制藥環境如此艱難,現金流和盈利能力將大大降低。以前還有一個地方可以防守。在我把錢浪費在外面之后,我的家里仍然有一頭搖錢樹。現在這只搖錢樹可能不得不被底層的人砍掉。再加上外部盲目擴張,從企業到個人的一切都將注定失敗。有太多不需要列出的案例,所以我可以相應地取而代之。

當仿制藥受到國家主導的價格戰和批量購買時,整個行業的制藥公司都在投資創新藥物,不管它們是否有能力,不管它們是否真的想繼續下去或翹首以待。

每種創新藥物從購買和授權知識產權、臨床研究、獲得批準文件開始,可能要花費數千萬到數億美元,但競爭極其激烈,任何PD1都有40或50家公司在這樣做。

這些企業忘記了市場經濟的一個基本原則。一般來說,類似質量的產品上市。第十種產品理論上只能占據2%-3%的市場份額,通常低于2%。因此,許多創新型醫藥企業基本上都在起哄,要么猜測概念,要么什么都不懂。他們只是認為我可以用多一點的錢服用創新藥物。可以說,超過90%的資產將趨于零。

創新藥投資之所以這么高的成本,是因為它有一個銷售定價的模型,比如說某原研藥曾經想賣到一萬塊錢,結果最新的BMS的O藥和默沙東的K藥上來,直接以全球最低價,甚至在歐美價格的1/3定價上市,隨后再上的PD1基本上以O藥K藥的1/2到1/3定價,而再上面的藥品甚至比原來的價格更低,整個的定價體系完全崩塌,連第一個藥的投資收益都回不來,很多創新藥企其實是指望第一個藥的投資收益回報雪球滾動,再去把第二個藥完成。特別在融資環境如此不易的情況下,目前看來百分之九十幾的企業將落空而陷入苦戰。

有非常多的企業,無論是國內藥企還是創業公司去投創新藥,他們根本就沒有營銷體系,營銷團隊,特別是很多國內的土老板,包括很多規模已經做很大的上市公司,要靠招商模式、回扣模式去銷售以學術營銷和準入驅動為主的創新藥,基本上就是在作死。

他們沿用了自己曾經成功的經驗,以為各地原來的代理商就會趨之若鶩的去給他推廣創新藥,還能夠延續原來的模式,誰知道創新藥的銷售模式跟之前仿制藥高回扣的招代理模式完全不一樣,它是必須要走學術準入路線,同時要做醫生教育、患者教育和隨訪。

基本上這類沒有學術和營銷推廣團隊,以代理招商制為主的仿制藥企業做創新藥只有死路一條,而且最糟的是他們比不做不投還糟,不做不投就不會虧損,一做一投不停的虧損,資金不停流失,企業價值越做越低,但是他們自己仍然不感覺,2019年將是萬劫不復的一年。

蘇寧投資愛康國賓,三年私有化之路終將塵埃落定?

首發丨沃德生命獲澳銀資本領投數千萬元融資,深耕國內600億IVD市場

四步并作一步走,有些“著急”的嘉應制藥出手超8000萬元加速轉型

解讀丨“藥品網售監管辦法”送審稿流出,這5個問題需要關注

12.34億元轉讓威士達60%股權,新華醫療“一切為了孩子”?

37家醫療公司“闖進”國內企業市值500強,從中可以窺見2個資本機會

百億保健帝國權健被立案偵查,這次怕是要大廈將傾

版權聲明

本文來源億歐,經億歐授權發布,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或內容合作請點擊轉載說明,違規轉載法律必究。

中科院院士周志鑫出任戰略支援部隊某局局長

湖北赖子麻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