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疆黨旗紅】被57個紅手印請回來的“第一書記”

[解釋:“村里的集體經濟剛剛起步”,“在這個關鍵時刻,他的下鄉扶貧任期已經到來,這剝奪了我們村的脊梁”,“我敦促領導們繼續派秘書到我們村工作。”

[解說]這是內蒙古自治區阿林曹村村民聯名寫的請愿書。57名村民代表按下紅色手印,共同請愿保留駐扎在該村的扶貧干部謝亮。 最近,中國新聞社的一名記者走進阿林頓村,看到了請愿書中的主要人物。

[解釋]謝亮今年46歲。2015年5月5日,當他還是自治區黨史研究室的干部時,他自愿留在村里幫助窮人。 談到初衷,他直言不諱地回答:“我出生在農村,對農民有一種特殊的感情。” 在基層,尤其是農民,謝亮阿連潮村一秘受其文化水平的限制,我們宣傳的一些信息是不對稱的。因此,農民對許多政策知之甚少。因此,無論農民是落后還是貧窮,我認為這都有很大的原因。 所以我想當我來的時候,我可以向群眾宣傳我們的政策和好政策。

[解釋]帶著極大的熱情,謝亮來到了阿連潮村。然而,這個著名的貧困村莊讓他大吃一驚。 謝亮回憶說,當時該村只有104戶家庭,其中97戶是貧困家庭,大多數村民年老、體弱、生病和殘疾。

[同期]謝亮,阿連潮村一秘

[解釋]帶著極大的熱情,謝亮來到了阿連潮村。然而,這個著名的貧困村莊讓他大吃一驚。 謝亮回憶說,當時該村只有104戶家庭,其中97戶是貧困家庭,大多數村民年老、體弱、生病和殘疾。

那時,我用一個詞來形容它。它把土坯房打成碎片,土地荒蕪,整個都成了碎片。更重要的是,當時我最不能接受的是我們村甚至沒有廁所。

[解釋]不僅如此,村子里還有很多疑問。 當我第一次到達這個村莊時,村民們對他視而不見,認為他只是在敷衍了事,混淆了他的資歷。 為了改變村民的看法,謝亮去了村里進行了深入的調查。他決定從住房開始,幫助村民改善生活環境。 根據當時的政策,村民可以自費10,000元,政府補貼100,000元,住在新的磚瓦房里,但大多數人并不熱心。 那時,群眾建造房屋。在他原來的房子被拆除后,根據他的人均面積,國家支付的比支付的少。 然而,當時群眾并不理解,說我已經70多歲了,你為我建的房子對我來說毫無用處,所以我挨家挨戶做這項工作。

[解釋]在謝亮耐心的勸說下,村民們逐漸響應了號召。現在,村子里的每一戶人家都是用磚和瓦建造的房子,因此大大改善了村子的外觀。 與此同時,阿林潮村的村民郭全魁說,“要不是共產黨在我這個年紀蓋房子,我就不可能蓋房子了。我會建兩個50平方米的房間,一個糧倉和一個避難所。這不是院子。看看它有多干凈和整潔。”

[解釋]2015年底,羊肉價格暴跌,村民的羊無法出售。謝亮意識到村民靠自己的力量很難在市場上有發言權,所以他提出了發展集體經濟的想法。

[同期]艾倫橋村一秘謝亮

因為我認為“精確扶貧”是我們幫助他發展的政策。實際上,有許多不同程度的減貧是輸血型的。因此,如果我們想實現“造血”,我們有一個集體經濟。這樣,我們就可以保證村民在精確扶貧后有持續穩定的收入。

[解說]謝良珍的辛苦工作方式改變了村民對他的看法,但就在他即將開始發展集體經濟的時候,2016年5月2日,原單位在他逗留期滿后將他從村里撤回,繼續完成手頭的任務。 這時,集體經濟才剛剛開始。一旦謝亮離開,這個村莊就失去了脊梁。

2016年6月17日,阿連潮村的村民來到謝亮的工作單位,要求他的領導再次將謝亮送到該村 當時,村民們還帶來了這個帶有57個鮮紅色手印的《請愿書》。

[同期]艾倫橋村一秘謝亮

[解釋]謝亮再次回到阿爾巴尼亞,更加重視發展集體經濟。 經過調查,謝亮決定在市場上發展穩定的肉類和驢養殖業。 2017年,該村花了82萬元買了83頭驢。經過兩年的繁殖,肉驢已經達到135頭

[同期]艾倫肖村一秘謝亮

我們想在這個冬天消除一些質量差、難以想象的問題和一些個人問題。我們通過育種觀察到了。我們已經消除了它。通過消除它,我們希望今年的肉類和驢養殖銷售收入達到20萬英鎊。

[同時代]王彥青,阿林潮村的村民,有時比我先出去工作。如果我今天或明天沒有工作,我會回來的。我已經回來三四年了。這不是秘書來的時候,也是我搬到這里的時候。我會和他交換感情,為他放牛。這也是我的個人收入。

[解說]此外,謝亮還利用合作社兩個閑置的房間開發石磨面粉和亞麻籽油,合在一起可以為村里每年提供20萬元的凈收入。 謝亮說,40%的集體經濟利益將用于重建。20%用于村集體福利基金;40%用于刺激人們的內源性力量。

[解說]目前阿靈頓村集體經濟總資產約600萬元。集體經濟的發展無疑使村民們在脫貧的道路上邁出了一大步。謝亮自信地告訴記者,阿靈頓村將在2019年完全擺脫貧困。

記者劉超和烏蘭察布,內蒙古

責任編輯:[顏路]

湖北赖子麻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