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澤山:有一種使命在催人奮進

?

王澤山:激勵人們的使命

王澤山新華社

[最美麗的奮斗者]

“他似乎永遠不知疲倦。”這是所有與王澤山接觸過的人中最深刻的印象。

現年84歲的中國工程院院士,南京理工大學教授王則山是中國炸藥和炸藥專家。他是中國火藥科的負責人,被譽為“火藥之王”。很難想象,八十多歲的老人每年在困難的試驗場上花費一半的時間。他們每天工作超過12個小時。用他的話說,“生活被研究快樂地包裹著”。

這位將火與爆炸研究融入生活的研究人員在他身后充滿了光榮。他是國家科學技術獎大會的“三枚桂冠”。他獲得了1993年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的一等獎,并獲得了1996年和2016年國家技術發明獎的一等獎的二等獎。在很多人的眼中,王澤山可以完全退縮和支持天空。但是,他認為,在火災和爆炸物領域,中國仍有許多問題需要加深了解,迫切需要克服。他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祖國的需求是我研究的方向。” “我一生只想做一件事。” “我有義務面對科學和技術新時代的呼喚。”這些是王澤山經常掛在嘴上的話。他對事業的執著和熱情使許多人感動。他曾經說過,只要他在工作,即使他只是吃一盒米飯和喝白開水,那也是一種幸福。

事實上,打開王澤山的簡歷,這種從小時候就超越祖國情懷的使命和精神已經種下了種子,貫穿了他的一生。

1935年,王澤山出生于吉林。在他的童年時代,他記憶中最深的東西是“不要成為這個國家的奴隸”。當時,東北人民被迫接受“偽滿洲”教育,但他的父親冒著生命危險,經常對王澤山進行悄悄的教育。 “你是中國人,你的國家是中國。”我目睹了日本侵略的暴行,加上父親的教,使王澤山年輕的心為國家埋下了一顆種子。 “我深深感到沒有國防實力的國家是軟弱的,沒有發言權。”

基于這一信念,王澤山在1954年堅決申請了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工程學院。他是班上唯一自愿研究炸藥的學生。當其他人問他們為什么選擇這個不受歡迎的職業時,他非常認真地回答:“這個職業是國家設定的,應該滿足國家的需求。”

這種血腥的選擇,拉開了王澤山和炸藥的序幕。他堅信,專業是冷是熱都沒有關系。只要祖國需要,任何職業都可以發光。時間沒有浪費,在這個不受歡迎的領域,王澤山迎來了自己科學研究的“大爆發”。

在1960年代,他將計算機技術和列線圖設計原理引入了中國的煙火系統,然后提出了“炮兵內部彈道壓力平臺”的概念和“彈道性能和裝藥潛力”的理論。在1980年代,他率先克服了重用廢棄炸藥的許多關鍵技術難題。在1990年代,他成功利用燃料的補償作用發明了低溫敏感的高能材料。這兩項創新發明分別獲得了1993年國家科學技術獎。進步一等獎和1996年國家技術發明獎一等獎。

當時被授予榮譽的王澤山從未停止過掙扎,并很快向另一個國際問題提出了挑戰。退休后的20年中,王澤山利用新的制藥技術和自己的道路創造了相應的推進劑裝藥理論,開發了具有通用性的遠程模塊化裝藥技術。該技術還獲得了2015年國防技術發明獎和2016年國家技術發明獎。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各種艱苦的工作是不言而喻的。他的妻子清楚地記得,很多時候一家人每天只有兩頓飯,因為王澤山經常在晚上學習,直到凌晨兩三點,每天只睡五六小時。

去年,王則山獲得了2017年國家科學技術獎,今年被評為“最美麗的奮斗者”。有人建議他好好休息。他笑著說,他已經是科學研究中的一個認真的“癮君子”。如果他放下科學研究,那將是一種折磨。 “目前的能源仍然很豐富,主要是為了對該國的火和爆炸物進行研究,并盡力而為。”在講臺上,王則山進入野外測試基地。目前,王澤山針對無煙火藥新技術的目標,率隊再次攻克了火炸藥領域的另一個重大問題。

值得一提的是,經過60多年的學習,王澤山團隊還從90多名博士生中脫穎而出。許多人活躍于大學,企業和研究機構的武器研究前沿,并成為新一代國防科學技術的領導者。

“個人的生活很小。”早在1961年,王澤山就在他的入黨申請中寫了這么虔誠的信。王澤山一生致力于國家研究,一生致力于科學研究,他繼續以“永不倦怠”的態度書寫自己的首都生活。

(記者鄭金明,本報記者徐應天)

——

湖北赖子麻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