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編程教育的風口上,還能高呼「索尼大法好」嗎?

  極客公園4天前我要分享

  2017 年,索尼初次涉足編程教育市場時,推出 KOOV 機器人套件,包含核心主板、傳動電機以及數百塊拼插模塊,模塊同時支持支持多個立面的拼搭,編程界面借鑒 Scratch 可視化形態。

  不久前 8 月 26 日的發布會上,索尼推出了 KOOV 教育進階版,包含了更加豐富的電子元件和模塊。在 KOOV 進階版官方演示中,使用顏色傳感器、多彩 LED 點陣,紅外線傳感器和蜂鳴器,一臺「自動收銀機」就搭建好了,通過「編程」就能工作起來。

  新硬件產品中,KOOV 編程模式從原有的圖形化編程拓展為適用于學前兒童的圖標式編程,以及適用于高學年學習 Python 文本編程,并可以在圖形化和 Python 之間進行轉換。

  

  KOOV 機器人 | 來源:視覺中國

  通過兩年的積累,索尼的編程教育布局也逐漸清晰。8 月 26 日,索尼中國教育事業部發布了圍繞 KOOV 的六大模塊,包含教學體系、教學內容、師資培訓、評價體系、教學輔助系統及交流分享平臺。索尼國際教育公司 CEO 礒津政明表示,新發布的產品線是在中國首先發布的,其中使用的教材體系、教學內容符合中國的教育需求和教育實踐。

  除了建立所謂的一體化教學方案,從目前的情況來看,與學校、政府相關機構合作成為了最便捷以及最保險的拓展市場的方式。

  編程教育的痛點要如何解決?

  據《2017-2023 年中國少兒編程市場分析預測研究報告》顯示,當前中國大陸少兒編程滲透率為 0.96%,預計每人每年在編程培訓領域消費為 6000 元,粗略估計目前國內的少兒編程市場規模達百億左右。而且隨著普及率每提升 1%,整體市場規模有望擴大 100 億。

  但是編程教育亟待解決的難題還很多,相比于英語等素質教育,專業師資的匱乏、課程不夠體系化和標準化、學習結果難量化都是行業發展的痛點。

  編程教育課程應該如何設計,索尼(中國)有限公司中國教育事業部總經理趙威認為應該與每個階段學生的認知相匹配。據她介紹,比如一二年級,學生對自然科學充滿好奇,KOOV 主要培養學生的科學素養、理性思維及創新意識。三年級開始,學生進入理性思維發展期,KOOV 將重點培養計算思維、信息素養,并激發學生的創意。四到六年級,當學生具備了基礎的理性思維,建議以跨學科,采用項目制、問題式的學習方式,讓學生從真實的生活中發現問題、分析問題、解決問題。

  通過完善的課程體系來保證學生學習的持續性和迭代行,針對以上的教學體系,KOOV 適配了相應的教學內容(教材)。

  之前,編程教育的出口無外乎是各種競賽,比如索尼推出 KOOV 青少年創新挑戰活動,KOOV Challenge,編程貓推出編程貓創新編程等等國內、國際賽事活動。

  

  KOOV 比賽 | 來源:視覺中國

  北京師范大學教育學院陳桄對此解釋,「因為有些家長或者學校還是愿意看到一些比較實在的東西,思維能力培養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不是上了幾次課就能馬上顯現思維能力的變化,但是競賽的證書和成果是可以馬上看到的。」

  然而隨著編程教育正在被納入體制內,編程教育也需要像其他學科具備可量化的評價體系。KOOV 從計算思維 STEAM 及中小學核心素養所需要的方面進行綜合評價,重點落實在八大能力(科學知識、審美能力、計算思維、團隊合作、語言表達、空間想象、工程思維、創新意識),生成可量化的雷達圖展示學生的能力發展情況。

  師資評價方面,索尼中國與華東師范大學合作針對計算思維能力、科學知識素養、教學設計能力、教學實踐能力及教學心理素養五個維度給出評價體系,同時設立科技教師培訓基地并發起培訓項目。趙威表示,這樣做的目的是把現有的體制內,包括課外機構的老師培養出來。然而,為編程教育輸送和補充新鮮師資力量是很難的,滿足不了全國范圍內學校的需求。

  編程教育不再是一座孤島

  與索尼編程教育發展路線圖相似,軟件編程加上機器人硬件成為不少公司的通用路線。機器人公司優必選推出了軟硬一體化的人工智能教育方案,布局 AI 課程、空間建設、師資培訓、活動競賽到科創云平臺,將公立學校作為突破口。以編程工具起家的編程貓目前已獨立研發 7 款編程教學工具,此外還聯合粵教社推出中國首套全學齡段編程試驗教材《編程教育》。

  《普通高中課程方案和語文等學科課程標準(2017 年版)》中,正式將編程、人工智能劃入新課標。因為信息技術課程的缺乏,不少公立學校選擇求助于教育公司。比如趙威對極客公園(id:geekpark)表示,《與 KK 一起學編程》已經正式進入三四年級,新發布的《與 KK 一起探索》和《與 KK 一起實踐》也在試點學校里面應用。優必選也與華東師范大學出版社合作推出《AI 上未來制造者》,上海嘉定、云南昆明的百余所中小學成為首批優必選 AI 教育示范校。

  

  KOOV 教材 | 來源:視覺中國

  幾乎所有的編程教育公司都在編寫自己的教材,不過國家科學課程標準(3–6 年級)研制項目負責人郝京華教授也為正在鋪路的教育公司提了個醒,「現在高中的課程標準已經做完了,接下來義務教育階段所有的課程標準都在修訂。國家一旦做成課程標準,就會有正規的課程進入學校。商業公司要注意課程標準的變化,以及自身的課程對國家課程的補充。」

  雖然無論從供給方和需求方對于編程教育的認知都有了很大的提升,但是「讓每個學生都學好編程」絕非易事。除了區域性差異和教育公平性的問題,校方對編程教育的重視程度也無法忽視。

  比如原來三四線城市的科學課根本不受重視,甚至由數學老師代教。但是,當人工智能上升到國家戰略的時候,「科學」一類學科老師的重要性將會凸顯出來。原因在于編程這種新「學科」的出現在學生素質培養中到底承擔了怎樣的角色。

  編程教育核心不是為了把每一位孩子都訓練成程序員,而是為了訓練他們的高階思維能力。而高階思維又是什么,在郝京華看來,邏輯思維、操作性思維、批判性思維、工程思維、決策思維...都屬于高階思維,編程不過是通過高階思維的載體。「我認為現在國家重視只是政策層面在鼓勵,要一點點落實。」她補充道。

  不過,優必選科技高級副總裁鐘永對此非常樂觀,「我去年和教育部相關專家溝通時,他們的重心還沒有放在人工智能教育上,但是今年他們對此的理解就深入了不少。當掌握技術的企業跑在前面時,國家會在企業拓展的過程中發現很多問題,然后對此推出一系列政策,政策今年就在走了,明年再跑一年,后年可能就會爆發。」

  收藏舉報投訴

  2017 年,索尼初次涉足編程教育市場時,推出 KOOV 機器人套件,包含核心主板、傳動電機以及數百塊拼插模塊,模塊同時支持支持多個立面的拼搭,編程界面借鑒 Scratch 可視化形態。

  不久前 8 月 26 日的發布會上,索尼推出了 KOOV 教育進階版,包含了更加豐富的電子元件和模塊。在 KOOV 進階版官方演示中,使用顏色傳感器、多彩 LED 點陣,紅外線傳感器和蜂鳴器,一臺「自動收銀機」就搭建好了,通過「編程」就能工作起來。

  新硬件產品中,KOOV 編程模式從原有的圖形化編程拓展為適用于學前兒童的圖標式編程,以及適用于高學年學習 Python 文本編程,并可以在圖形化和 Python 之間進行轉換。

  

  KOOV 機器人 | 來源:視覺中國

  通過兩年的積累,索尼的編程教育布局也逐漸清晰。8 月 26 日,索尼中國教育事業部發布了圍繞 KOOV 的六大模塊,包含教學體系、教學內容、師資培訓、評價體系、教學輔助系統及交流分享平臺。索尼國際教育公司 CEO 礒津政明表示,新發布的產品線是在中國首先發布的,其中使用的教材體系、教學內容符合中國的教育需求和教育實踐。

  除了建立所謂的一體化教學方案,從目前的情況來看,與學校、政府相關機構合作成為了最便捷以及最保險的拓展市場的方式。

  編程教育的痛點要如何解決?

  據《2017-2023 年中國少兒編程市場分析預測研究報告》顯示,當前中國大陸少兒編程滲透率為 0.96%,預計每人每年在編程培訓領域消費為 6000 元,粗略估計目前國內的少兒編程市場規模達百億左右。而且隨著普及率每提升 1%,整體市場規模有望擴大 100 億。

  但是編程教育亟待解決的難題還很多,相比于英語等素質教育,專業師資的匱乏、課程不夠體系化和標準化、學習結果難量化都是行業發展的痛點。

  編程教育課程應該如何設計,索尼(中國)有限公司中國教育事業部總經理趙威認為應該與每個階段學生的認知相匹配。據她介紹,比如一二年級,學生對自然科學充滿好奇,KOOV 主要培養學生的科學素養、理性思維及創新意識。三年級開始,學生進入理性思維發展期,KOOV 將重點培養計算思維、信息素養,并激發學生的創意。四到六年級,當學生具備了基礎的理性思維,建議以跨學科,采用項目制、問題式的學習方式,讓學生從真實的生活中發現問題、分析問題、解決問題。

  通過完善的課程體系來保證學生學習的持續性和迭代行,針對以上的教學體系,KOOV 適配了相應的教學內容(教材)。

  之前,編程教育的出口無外乎是各種競賽,比如索尼推出 KOOV 青少年創新挑戰活動,KOOV Challenge,編程貓推出編程貓創新編程等等國內、國際賽事活動。

  

  KOOV 比賽 | 來源:視覺中國

  北京師范大學教育學院陳桄對此解釋,「因為有些家長或者學校還是愿意看到一些比較實在的東西,思維能力培養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不是上了幾次課就能馬上顯現思維能力的變化,但是競賽的證書和成果是可以馬上看到的。」

  然而隨著編程教育正在被納入體制內,編程教育也需要像其他學科具備可量化的評價體系。KOOV 從計算思維 STEAM 及中小學核心素養所需要的方面進行綜合評價,重點落實在八大能力(科學知識、審美能力、計算思維、團隊合作、語言表達、空間想象、工程思維、創新意識),生成可量化的雷達圖展示學生的能力發展情況。

  師資評價方面,索尼中國與華東師范大學合作針對計算思維能力、科學知識素養、教學設計能力、教學實踐能力及教學心理素養五個維度給出評價體系,同時設立科技教師培訓基地并發起培訓項目。趙威表示,這樣做的目的是把現有的體制內,包括課外機構的老師培養出來。然而,為編程教育輸送和補充新鮮師資力量是很難的,滿足不了全國范圍內學校的需求。

  編程教育不再是一座孤島

  與索尼編程教育發展路線圖相似,軟件編程加上機器人硬件成為不少公司的通用路線。機器人公司優必選推出了軟硬一體化的人工智能教育方案,布局 AI 課程、空間建設、師資培訓、活動競賽到科創云平臺,將公立學校作為突破口。以編程工具起家的編程貓目前已獨立研發 7 款編程教學工具,此外還聯合粵教社推出中國首套全學齡段編程試驗教材《編程教育》。

  《普通高中課程方案和語文等學科課程標準(2017 年版)》中,正式將編程、人工智能劃入新課標。因為信息技術課程的缺乏,不少公立學校選擇求助于教育公司。比如趙威對極客公園(id:geekpark)表示,《與 KK 一起學編程》已經正式進入三四年級,新發布的《與 KK 一起探索》和《與 KK 一起實踐》也在試點學校里面應用。優必選也與華東師范大學出版社合作推出《AI 上未來制造者》,上海嘉定、云南昆明的百余所中小學成為首批優必選 AI 教育示范校。

  

  KOOV 教材 | 來源:視覺中國

  幾乎所有的編程教育公司都在編寫自己的教材,不過國家科學課程標準(3–6 年級)研制項目負責人郝京華教授也為正在鋪路的教育公司提了個醒,「現在高中的課程標準已經做完了,接下來義務教育階段所有的課程標準都在修訂。國家一旦做成課程標準,就會有正規的課程進入學校。商業公司要注意課程標準的變化,以及自身的課程對國家課程的補充。」

  雖然無論從供給方和需求方對于編程教育的認知都有了很大的提升,但是「讓每個學生都學好編程」絕非易事。除了區域性差異和教育公平性的問題,校方對編程教育的重視程度也無法忽視。

  比如原來三四線城市的科學課根本不受重視,甚至由數學老師代教。但是,當人工智能上升到國家戰略的時候,「科學」一類學科老師的重要性將會凸顯出來。原因在于編程這種新「學科」的出現在學生素質培養中到底承擔了怎樣的角色。

  編程教育核心不是為了把每一位孩子都訓練成程序員,而是為了訓練他們的高階思維能力。而高階思維又是什么,在郝京華看來,邏輯思維、操作性思維、批判性思維、工程思維、決策思維...都屬于高階思維,編程不過是通過高階思維的載體。「我認為現在國家重視只是政策層面在鼓勵,要一點點落實。」她補充道。

  不過,優必選科技高級副總裁鐘永對此非常樂觀,「我去年和教育部相關專家溝通時,他們的重心還沒有放在人工智能教育上,但是今年他們對此的理解就深入了不少。當掌握技術的企業跑在前面時,國家會在企業拓展的過程中發現很多問題,然后對此推出一系列政策,政策今年就在走了,明年再跑一年,后年可能就會爆發。」

——

湖北赖子麻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