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旦學者張維為談中國崛起:實事求是,破除“西方模式迷戀”

?

62.jpg圖為張偉與英國倫敦大學中國亞非研究所相關專家的交流。數據地圖

改革開放40多年來,中國迅速崛起。 960萬平方公里的廣闊土地浸透著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的深厚營養,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中取得了巨大成就。目前,中國正以建設性的方式與世界進行對話,世界也希望了解真正的,立體的,全面的中國。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我們有能力在中國做好事。我們還沒有講過中國的故事?我們應該有這種信心!”你怎么講中文故事?在大型思想政治項目《這就是中國》中,復旦大學特聘教授,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院長張偉發表演講,回答問題,解讀中國崛起,打破“西方模式的癡迷“展現了中國的自信心。在本期中,讀者將與讀者一起進入張偉偉的“演講場景”,體驗不同的視角。

西方話語:西方式的自由民主代表了人類歷史的最高階段。西方政治制度的歷史發展已經結束,之后沒有更好的制度。從這個意義上說,歷史就結束了。

張薇薇:中國的哲學觀認為,社會發展一直是多元復雜的。各種開發模式始終具有競爭力。他們可以互相競爭,互相學習。即使你追逐對方并相互超越。

“歷史的最終結論”的哲學觀是對社會單線演變的哲學觀。它認為世界是一個從落后到先進的一維性演變的過程,西方模式被認為代表了最先進的人類。成就;而中國的哲學觀認為社會發展一直是多重組合,各種發展模式一直是百花齊放,它們可以相互競爭,它們可以相互學習,甚至你們互相追逐,超越另外,整個人類歷史以這種方式發展和發展。只要人類存在,這個不斷變化的動態歷史過程就不會結束。

西方話語:西方文明是優越的,整個世界必須走向西方模式。

張薇薇:我們尊重西方,但我們從不相信西方。中國對世界的研究表明,大多數復制西方模式的非西方國家都以失望,失敗甚至絕望而告終。

在現代化進程中,中國借鑒了西方的許多有益經驗,推動了其全面進步。然而,當中國從西方經驗中學習時,它主要基于我,而且從不盲目。參考是參考。不要抄襲。

中國在西方不承認的模式中迅速崛起,我們正在邁向世界經濟和政治舞臺的中心。今天,我們可以比以往任何時候更自信,客觀,更現實地看待所有這些,來研究所謂的西方中心主義,指出它的問題和不準確之處。西方對中國做出如此多的誤判的原因在于,除了意識形態偏見外,西方哲學和社會科學本身還存在許多深層次的缺陷。中國已經上升到現在的水平。沒有西方學者的支持,我們可以用中國人的眼睛和文字來觀察和評論我們國家和外部世界。中國學者甚至可以通過他們自己的原創研究提出可以影響中國和世界的思想和理論。

我們尊重西方,但我們在西方并不迷信,我們在西方智庫中并不迷信,我們也不會迷信西方創造的各種指標體系。我們堅持實事求是,堅持原創性研究。沒有云這樣的東西。西方的東西只能作為參考,只能作為參考。

西方話語:中國沒有多黨競爭,政權沒有合法性。

張薇薇:中國的執政黨不是一個與不同利益集團競爭的西方政黨,而是一個“整個利益集團”。

中國超大的人口規模,超廣的領土,超長的歷史傳統和超深的文化積累意味著中國的政治形式也是獨一無二的,因為這樣一個“文明國家”的治理只能基于其自己的想法和方法主要是。在漫長的歷史中,中國人也形成了自己獨特的政治和文化觀。中國人看起來更廣泛,思維方式更注重整體效果。中國人始終把國家的長期穩定和國家繁榮放在極為突出的位置。

今天的中國政黨不是西方意義上的政黨。西方政黨的理論是社會由不同的利益集團組成。每個利益集團必須有自己的代表,即一些利益的代表。因此,西方政黨是開放的部分利益方。然后不同的利益方通過競選活動并投票支持投票。你有51%的選票。我有49%的選票。你贏了,我輸了。從理論上講,多元社會在遵守法治的前提下,通過了投票制度,先得分,然后走向統一。如果有爭議,最高法院的裁決,每個人都必須同意,這是西方制度的基本運作。

邪道。

西方話語:中國的對外經濟合作或援助是經濟侵略和出口債務陷阱。

張薇薇:反駁西方的言論,一個有力的方法是看第三世界國家的領導人,特別是參加“一帶一路”項目的國家的領導人。

件。

西方話語:中國沒有民主,也不敢談民主。

張薇薇:在實質性民主方面,中國做得更好,做得更好。

民主可以分為程序民主和實體民主。程序民主更容易理解,中國和美國都有改進的余地。實質民主是指民主必須實現的目標。它應該是一種善治,解決人民最關心的問題,改善人民的福祉和尊嚴。如果我們比較中國和美國的民主制度,我可以說中國在實體民主方面做得更好。

我們可以比較中國和美國之間的真正民主。中國人民代表大會討論的問題是人們真正關心的問題。在當今的信息技術和大數據時代,不難理解人們關心的是什么。通過大量的調查研究,包括許多民意調查,中國已經吸取了很多人的關注。然后NPC討論這些問題并尋求解決它們。方法。十年來,中國人大一直在深入探討“農業,農村和農民”,義務教育,醫療改革,養老,環境問題等問題。這是人們真正關心的問題,然后提出了各種對策。這被稱為實質民主。美國能做到嗎?在21世紀,美國國會討論的大多數問題仍由利益集團和游說組織制定。近年來,中國取得了快速發展,美國迅速退步,這與實質性民主的質量有關。您可以看看皮尤中心在2013年進行的民意調查.85%的中國人對該國的發展方向感到滿意。美國為31%,英國為25%。我認為這反映了實質民主的質量。區別。

淮南的橙樹被移植到淮河以北,成為桉樹。根據土壤的質量,這兩種水果具有相似的形狀但不同的口味。建設中國民主制度的“土壤”是政治結構,經濟結構和社會結構。它不是盲目地從西方的民主方式走向中國的道路。基于中國國情的“民主之花”可以蓬勃發展。

西方話語:中國崛起后,中國可能成為下一個世界霸主。

張薇薇:與西方崛起的“血與火”殖民掠奪不同,中國崛起的最大特點是和平。中國認為它可以合作共贏,或雙贏,共贏。

中國是一個擁有5000年文明的國家。在大部分歷史上,中國一直領先于西方。在15世紀上半葉,當明朝闖入西洋時,哥倫布發現美洲大陸已有80多年的歷史。他的主艦的位移比哥倫布大100倍。這是工業能力,我們遙遙領先。那時,我們沒有像西方那樣進行殖民化和侵略,所以中國的文化基因是不同的。中國人真的是一種和平文化。問題是,美國人的邏輯是你輸贏,或者我贏了你輸了。中國認為它可以合作共贏,或雙贏,共贏。

與西方“血與火”式殖民掠奪的崛起不同,中國崛起的最大特點是和平,因此更加困難。我們都知道“第一桶金”的概念。現代化始于工業化,工業化需要第一桶黃金,第一財富,資本積累和原始資本。毫無疑問,西方國家是通過血腥,戰爭和殖民化獲得的。只有中國沒有在國外發動侵略戰爭,沒有掠奪別人,沒有傾倒自己的產品,而是通過勤奮,智慧,勇氣,甚至犧牲來實現人類歷史。應該說,一個罕見的超級大國的和平崛起應該是一個非凡的奇跡。

件。我認為的第二個原因是時代的定位。每當我們轉向歷史轉折點時,我們必須對我們所處時代的趨勢作出全面判斷。在20世紀80年代初,我們將過去的判斷從“戰爭與革命”調整為“和平與發展”。基于實事求是的原則。第三個原因是合作和互利。中國沒有思想路線,走和平發展,合作共贏的道路,推動全面開放。第四點是內涵增長。通過內部改革,中國通過政治,經濟和社會改革不斷解放生產力,不斷尋求解決各種困難和矛盾的途徑。第五點,我認為是一個跨越式的發展。由于歷史原因,中國錯過了第一次工業革命,錯過了第二次工業革命。改革開放40年來,我們一直在努力“補課”40年。第六點是安全。中國和平崛起的保障來自我們強大的國防,思想安全和“整體安全觀”。最后一點是中國人的文化基因等等。

(原標題《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院長張維為:實事求是 破除“西方模式迷戀”》)

湖北赖子麻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