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泡沫破滅后 誰在東京買房

東京贏得2020年奧運會主辦權后,它讓一些日本老年人想起了“美好的舊時光” 上一次在東京舉行奧運會是在1964年,那是日本經濟蓬勃發展的時期,尤其是房地產業。 1964年,日本私人住宅建筑的總數比1954年增加了70%,數量和價格也以同樣的速度增長。

但是20世紀90年代房地產泡沫的最終破裂不僅卷走了巨額財富,還將日本拖入了“失落的20年” 現在,奧運會將再次回到東京,這加劇了日本銀行的負利率政策。在過去兩年里,日本首都圈的房價上漲了近20% 房地產再次成為日本人的首選投資模式嗎?泡沫破裂后,日本有哪些人會買房?日本人對房地產的看法“失去的20年”發生了什么變化?

今天,作者通過騰訊財經觀看了一系列名為《世界經濟之旅》的紀錄片。第一個《世界經濟之旅-房產篇》深入日本社會。在13分鐘的視頻中,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在安倍的大規模政策刺激和央行寬松政策下,日本房地產經濟發生了怎樣的變化。 房地產再次成為日本人的首選投資模式嗎?泡沫破裂后,日本有哪些人會買房?日本人對房地產的看法“失去的20年”發生了什么變化?

泡沫見證人:日本房地產研究所的房地產專家中島正雄(Masato Nakajima),當時有錢買房,年輕時曾在日本土地政策局任職多年。 他坦率地說,當他剛開始工作時,是日本房地產價格瘋狂上漲的時候。

“當時,我的前輩建議我應該買一棟房子,很多人都在我身邊買。 不幸的是,他太年輕了,沒有錢。 當時,看到房價快速上漲真的很可怕。 “

1991年,當泡沫達到頂峰時,東京的平均房價超過了200萬日元/平方米(12萬元/平方米)。以一個500萬日元的日本中產家庭年收入為基礎,這相當于購買一棟100平方米的房子,這就要求一個家庭40年不吃不喝。

年輕時,身無分文的中島男買不起房子,但他躲過了一劫。

1991年后,日本主要大都市地區的地價開始大幅下降。如今,日本住宅價格與泡沫高點相比已經下跌了近70%。

“當然,我后來買了一棟房子 ”中島正志說,“那是在價格下跌之后 “但不是每個人都這么樂觀 泡沫破裂后,日本人買房的意愿明顯下降。

日本內閣辦公室2015年發布的一項官方調查顯示,想買房的日本人比例從2004年的79%下降到74.5%,而根本不想買房的比例從2004年的12.4%上升到16.5%

“‘只要你持有土地,房價就會繼續上漲’這種想法,現在已經沒有了 ”中島正志說,“現在,只有在需要的時候,才買必要的東西 “土地神話”破滅后,日本的消費前景變得越來越務實,甚至顯得過于謹慎和悲觀。

在日本生活了20多年的中國趙曄認為在日本買房是“在銀行存錢” 趙曄表示,如果這筆錢現在存入日本銀行,真的沒有利息,“三到五年定期存款(年率化)的利率約為0.03% “這相當于銀行里的1萬日元。3-5年后,每年只收3元利息。 他選擇將收入的60%用于購買日本的房地產。

我問趙曄的妻子,日本女孩會要求她們的丈夫在結婚前準備好房產嗎?這個20多歲的日本女孩似乎不明白我的問題,很困惑。 她回答說,不 為什么?

一生不買房子并不可恥,老一代日本人將把“一戶一戶(一戶一戶別墅)”作為他們的人生理想。不同的是,一些日本人即使有錢也不買房,而是更喜歡租房,這也催生了新的商業模式,如“普通住宅”

小井公園附近的橡樹屋(OakHouse)經營的“公房”有120個房間,而且總是客滿。 其中,一間10.45平方米的單人房,月租金約為日元(約4000元),與其他長期租賃房屋幾乎相同。然而,普通房屋共用浴室、錄像廳和廚房,一些設施比長期租賃房屋更完備。 工作人員伊藤柳(Ito Yoo)表示,普通住房原本是為在日本兼職、找不到租賃擔保人的外國人提供的租賃服務。 但是現在,只有40%的居民是外國人,一半以上是日本人,大多在20到30歲之間

辛靜,40多歲,也住在一所普通的房子里,即使他已經買得起了。 “這是一個開放的房間空 一天24小時,當你回來的時候會有人向你問好。沒有人感到孤獨。 “對仍然單身的人來說,不買房的更大原因是錢的概念。”如果你買房子,你必須一直住在這里。否則,如果你離開,你將不得不處理掉它。" “與房地產相比,新疆仍然更喜歡流動性更強的現金

日本的千禧一代比他們的前輩更謹慎地購買房地產。 首先,有許多關于20世紀90年代泡沫危機破裂、房價崩潰和一半儲蓄崩潰的痛苦故事。其次,年輕人在工作中更具流動性,倡導自由。 在過去的三年里,日本雇員的平均年收入在1997年后繼續下降。 大多數年輕人沒有他們父母富有。 統計數據顯示,40歲以下的日本年輕人中只有28.4%擁有住房,幾乎是20世紀80年代的一半。

負利率政策下的買家和租戶隨著即將到來的東京奧運會,一些當地投資者正重返房地產市場,預計房價會反彈

信息技術公司的野田佳彥已經在東京郊區擁有了一棟“獨戶建筑”,和他的妻子以及兩條狗住在一起。 然而,因為我覺得離東京太遠了 他計劃在東京再買一個房間。

“有時候,如果我工作得太晚,公共交通中斷,我寧愿在膠囊旅館住一晚。 “膠囊旅館為每位居民提供一個2米長、1.5米寬、1.5米高的隔間睡覺。一晚的價格約為4000-5000日元(約合人民幣250-300元) 但是如果他打車回家,他坦率地承認一個小時的車程大約需要1000元人民幣。

野田佳彥表示,泡沫破裂后,東京市中心的房屋仍有需求。 他看中了幾處房產,都需要抽簽才能買到 然而,他說他也在尋找投資公司。隨著日本即將于2020年舉辦東京奧運會,東京房價仍在上漲空,他對日本房地產市場的復蘇持樂觀態度。

在過去兩年里,東京核心地區的房地產越來越受歡迎,海外投資者的參與也是導致房價上漲的因素之一。

藝鷺是為中國人購買日本房地產提供服務的一家公司的聯合創始人之一,他表示,2015年,許多中國人涌入日本房地產市場,“長期租賃的回報率約為4-6%,短期租賃的回報率是長期租賃的1.5-2倍。” 他說,日本政府計劃在2025年接待6000萬海外游客。屆時,酒店將會供不應求。許多人現在買房,希望通過經營住宅獲得高回報。即使將來游客數量減少,他們也可以重新開始自謀職業或長期租房。”許多人現在購買大約3000萬日元(約合170萬元人民幣)的房子,比如新宿附近的30平方米,我們認為回報率相當高。 “

中國人對房地產的興趣也讓日本人感到驚訝

2015年,據日本媒體報道,一名中國投資者分別以6.9億日元(3700萬元人民幣)和6.8億日元(3600萬元人民幣)在東京高端商業區赤坂購買了兩套房子。 這是東京近12年來最高的新房價格。

湖北赖子麻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