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追問西南某地爆炸案 領導笑答:小伙子得了吧

作者|劉坤攝影|易浩和劉坤編輯|張偉

雖然今年的兩會已經結束,鄭智的朋友們(微信賬號:Upolitics)還有很多采訪故事要和你分享。 讓我們來看看這位小朋友和方丈史永新在兩會期間的四次會面

今年是我第一次參加NPC和CPPCC的報告,也是方丈成為人大代表的第18年。

當我之前做作業的時候,我發現方丈的普通姓氏是我自己的,就像我的一樣。 當然,在他熟悉佛教之后,人們仍然對他的名字有更多的了解。 “是”這個詞似乎非常聰明空

方丈釋永信掌管著中原著名的古寺。這座古廟擅長功夫,它的名聲已經傳到了國外。 也許這就是樹木如此受歡迎以至于圍繞住持的爭議總是存在的原因。 尤其是在過去的一年里,修道院院長因為他的生活方式和經濟問題受到了批評。

能在兩次會議上見面并和住持聊天,那就太好了。

住持不在火車上

3月2日,住持代表團乘高鐵抵達北京。接車的公共汽車還沒有回到車站,這個消息已經在等候的記者中傳開了。 “方丈不在火車上

就在我們年輕的記者們開始感到興奮并準備一個像“住持不在”這樣的頭銜時,那些已經跑了好幾年兩次的老記者們打消了我們的幻想:“住持通常一個人來。另外,如果他現在不出現,他不是在為自己尋找什么嗎?" "

代表團的工作人員也給出了類似的回答,同時提出了自己的“建議”:不要再招惹方丈,多關注中原這個大省的建設成就。

果然,第二天的集體會議上,黃色連衣裙出現在體育場。

方丈坐在門邊,他應該能感覺到隨著他的出現,他周圍的百葉窗聲音變得更加強烈 然而,修道院院長仍然無動于衷,他過去的形象是不茍言笑。 在去年的兩次會議中,一名記者問修道院院長他的愛好是什么。住持淡淡地回應道:“我的愛好是冥想

“你好,石小姐”

我與住持的第一次真正接觸是在3月4日下午,當時代表提交了議案和建議。 在這么大的會場上,記者和代表三三兩兩地交流著。黃色長袍又出現了。

艾博特就在拐角處。我不知道該怎么稱呼它 住持、主人或長者真的想不出有什么不同,最后我張開嘴說:“你好,石小姐。”

abbot正忙著提交自己的文件,附近的一名代表過來幫忙“擋開”,并說不要干擾正常的代表工作。 我認為方丈的聲望應該不錯。在代表團另一名代表組織的展覽小冊子中,方丈也幫助了“平臺”

電梯里的住持和記者

一群記者“想談談”的想法,方丈有著清晰的洞察力 交出文件后,他想從長方形場地的另一邊繞著門走。 但是只有一個出口,修道院院長和記者在走廊里又見面了。

艾博特最終被我們護送進電梯。記者提出的不過是一些標準問題,如“今年你有什么建議”和“談談寺廟發展規劃” 也是在這樣擁擠的空房間里,我第一次有機會仔細觀察住持的風格。

每當記者提問時,修道院院長總是轉過頭來,對提問者微笑。 這個微笑值得深思。這并沒有顯示出任何尊嚴,但也讓你不再希望聽到他的任何消息。 電椅上還有一名女性代表。她想說服住持給出自己的意見,但當她看到微笑時,她咽下了一半的話。

當電梯到達住持住的樓層時,他舉起手,做了個告別的手勢,然后慢慢地說:“我在車站。” “我們的一群記者想知道這句話是否有任何意義。猶豫之后,住持加快了腳步。 站在電梯入口處的一排服務員也被這一幕逗樂了,看著方丈從走廊后面消失,說:“看,我害怕。” “

有趣的微笑

在說第四次會議之前,我想補充一句

方丈不是唯一代表中國佛教團體的人,但他仍然很受認可。 我的同事易浩在會議廳給一位代表拍了一張他手機的照片,但很遺憾他在后面。 在比較了袍子的質量和珠子的樣式后,易浩非常確定這就是住持。 “別的不說,你可以看到這個粗壯的身體 “

在人民大會堂又開了一次全體會議后,我又見到了方丈

當會議結束時,這可能是命運。在成千上萬的人群中,我和方丈在門口的紅地毯上又相遇了。 在此之前,我只想和住持所在省的市長談談環境治理。 市長的眼睛甚至沒有和我見面。他向旁邊揮揮手,甚至做出了充分的回應。 然而,當他再次見到住持時,他仍然拒絕回答為什么他提出“退休人員返回家鄉參與建設”的建議。我得到的只是有趣的微笑。

比較兩者,以武藝標準來看,市長強壯有力,而方丈有四兩千斤重,判斷他的技藝水平。

在報道這兩次會議時,一個不可或缺的內容就是接受拒絕。 當我問中國西南部一個城市的領導人他們去年令人震驚的爆炸事件時,他們笑著對我說,“來吧,年輕人 “

都是微笑,但是經過長時間的思考,我總覺得方丈的更有用

不幸的是,在到處旅行了幾天之后,再也沒有機會見到住持了。 事實上,我想在兩次會議結束后再見到他。雖然我沒有參加面試,但我還是想說幾次謝謝你。 我希望在未來的一年里,住持不會面臨太多世俗的事情。 也許明年我們有機會見面時,我們真的可以坐下來談談。

湖北赖子麻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