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館變身校外課堂 “館校合作”成功模式可復制推廣

照片說明:年輕科學口譯員項目展

東方網記者杰敏3月21日報道:變色龍為什么會變色?如果我是馴鹿,我能在哪里玩耍?沙漠?高原?還是熱帶雨林?每次你來到上海自然博物館,你都會看到一群“小講師”。雖然他們是中小學生,但他們以嫻熟的方式講述了流行展覽區所包含的科學知識。 這是上海市教育委員會和上海科技館聯合舉辦的“校博合作”項目中的名“青年科學解說員”之一。 本項目創新性地引入了“探究+策展”的科學詮釋理念 活動的主題是“動物之友圈”。博物館的觀眾將通過制作一張展示海報,用各種材料對其進行科學解讀。與此同時,該小組的探索和解釋背后的故事將被記錄在“口譯筆記”中。

自2015年底以來,在上海市教委的支持下,上海科技館啟動了“館校合作”項目(以下簡稱“館校合作”項目),利用場館資源提升科技師生的能力。兩年過去了。迄今為止,上海科技館已與該市16個區的129所學校建立了合作關系,開發了51門“博物館課程”,培訓了205名“博導”,開發了152門“校本課程”,培訓了384名“青年科學口譯員”和63名“實習研究員” 這種“以課程為基礎、以學生和教師為中心”的圖書館-學校合作模式已于2017年復制到上海海事博物館。從2018年起,錢學森圖書館等10個場館將延續這一理念,與11所學校建立正式合作,進一步深化多元館校合作模式的探索。

2015年出版的中國《博物館條例》指出,博物館是“為了教育、研究和欣賞的目的,收集、保護和向公眾展示人類活動和自然環境的見證人的非營利組織,并由登記機關依法登記。” 將教育功能放在首位,體現了博物館作為公共文化服務場所和載體的社會教育功能在當代的重要價值和意義。 今天,圖書館和學校正攜手合作,編寫應用教材,拓展綜合課程,加強口譯團隊……在博物館,一系列教育實踐正在進行中。

照片說明:青年科學口譯員項目展

上海自然博物館管理委員會副主任、展覽教育處主任顧燕杰表示,“館校合作”項目通常采用半結構化設計,引導學生有目的地自主探索,從多角度培養學生的綜合素質。 在活動的實施中,應充分考慮以“學生”為中心,學生應根據自己的興趣選擇自己的課題,找到自己的材料,進行自己的研究,得出自己的結論,并向每個人展示自己的成果。該庫為該方法和過程提供了必要的支持。

2017年,科技館和自助博物館聯合開展了“世博教師研討會”和“校本課程”專題教師培訓。該模式以學校教師和博物館教育者參與課程開發為基礎,既調動了學校的主觀能動性,又緩解了博物館教育者的短缺。 “校本課程”的開發是無學科、長期、無形式的。唯一的要求是使用兩個場館的場館資源。 項目的主要設計點是將“學校教師”的“被動接受”改為“主動攻擊”,教師將在學校教育人員的配合下申請選題和設計課程。 為了更好地開發課程,教師必須熟悉和理解博物館的展覽和教育活動,而博物館的教育工作者必須提供有針對性的資源建議。

一些參與自博物館項目的教師這樣評論道:“所有的活動設計都強調學習者的參與和興趣,在體驗中滲透自然科學教育,科學與興趣并重,為一線教師探索課堂教學改革提供了良好的素材。” 專家審查的結論是,“校本課程開發”分項目為提高教師使用場地資源的能力建立了一個良好的平臺。 在項目中,教師從學校的特點和學生的需求出發,探索場地資源,為學生創造“主動探究”的體驗,豐富和發展學校的課堂。

記者了解到,2018年將會有更多的“新舉措”開展“校圖書館合作” 今年,“博導”課程已被納入市級教師培訓課程。將來,教師將在參加培訓的同時獲得學分。 博物館將整理總結項目實施經驗,形成“校外科學教育教師培訓標準”指南,集培訓標準、培訓內容、評估與評價于一體,為更多場館及相關機構提供參考。 此外,它將整合科研機構的力量,聘請專家擔任教員,并與學生一起參加教育活動。

——

湖北赖子麻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