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炳亮當代黃花梨家具亮相嘉德秋拍

《中國衛報》2018年秋季拍賣會將于11月20日開始拍攝。這將是《衛報》拍賣25周年紀念日。幾十場特別活動將突出亮點和精心制作的作品。 其中,嘉德在“峻青梁明清代古典家具精品店”的專場演出中收藏的吳梁冰的黃花梨家具作品,因其“藝術與藝術并重、風格深厚、材料精美、規格華麗”的特點,吸引了業界的關注

嘉德作為中國古典家具收藏文化的起點和主要推動者,在拍賣25周年之際,將拍賣的收藏視野從古典明清家具拓展到現代黃驊梨精致工藝,這不僅將當代傳統家具名作的帷幕從消費市場拉開到藝術收藏領域,也改變了基于材料成本確定市場價值的誤區。 此舉將運用藝術拍賣市場的標準,回歸藝術價值計量體系,探索和見證當代藝術拍賣市場大師杰作的魅力,標志著當代黃驊梨木家具作品藝術收藏時代的到來。

明式 黃花梨素身圓角柜

當代古董家具進入拍賣市場,反映了收藏的新趨勢。

回顧明清家具拍賣和收藏文化在中國的興起,中國嘉德早在1994年就首次推出黃驊梨明家具系列,對弘揚明家具收藏文化發揮了重要作用。

中國嘉德國際古典家具工藝品拍賣部總經理喬浩表示,隨著中國經濟的不斷發展,中國明清古典家具的收藏人口也在日益增加,而世界上明清古典家具的數量卻很有限。如今的收藏家越來越難收藏一系列經典藏品,盡管它們不受資金的限制。 在收藏質量被認為高或低的當代,即使只收藏了一件頂級明古董家具,也可以稱之為家具收藏家。 這不僅是當代收藏文化繁榮導致收藏稀缺的結果,也是新收藏家面臨的共同困境。 此時,在收藏蓬勃發展的時代背景下,新古典家具的收藏趨勢逐漸升溫。因此,回顧歷史,面向當代,發掘和選擇當代著名古典家具精品也成為工作室日益明顯的事實。 作為當代明式黃驊梨家具的領軍人物,吳梁冰先生的品牌知名度和個人影響力覆蓋南北,在業內享有盛譽。不爭的事實是,他的作品的價格早已被列入藝術收藏級別。 在拍賣25周年之際,嘉德向吳梁冰先生征集作品進行宣傳和推薦,旨在推動中國傳統家具跨越新舊家具的范疇,回歸藝術價值評估體系,見證新古典家具收藏時代的到來。

黃驊梨木家具亮相嘉德精工重型設備開啟藝術收藏新時代

與明清時期有限的家具資源不同,新古典家具陷入了物質資源日益枯竭、技藝高超的女性難以不用米飯做飯的困境。 無論是傳說中的黃花梨原料的價格在過去十年間上漲了數百倍,還是黃花梨原料目前的價格,黃花梨憑借其自身的材料價值穩穩地處于珍貴木材的最高地位。即使在今天低迷的行業氛圍下,黃驊梨材料的價格仍然逆勢上漲,已經成為紅木家具材料中的一根神圣的針。

基于黃花梨的價值翻了一番并持續上升的事實,新仿黃花梨家具的價格和收藏投資收益遠遠超過明清時期的古董家具,成為媒體頻繁報道和關注的熱點話題,也使得新仿黃花梨家具的收藏在繁榮的收藏時代成為一片璀璨的風景。 然而,黃花梨自然和野生森林資源的完全枯竭進一步推動了黃花梨的漲潮。如今,在全國數萬家紅木家具廠中,只有少數企業能夠連續批量生產黃驊梨家具。 因此,黃驊梨的精品迅速從消費市場消失,著名藝術家的作品也成為業內資深玩家和收藏家孜孜以求的目標。黃驊梨家具也越來越遠離大眾的生活視野,遠離高品質、低價格和實用生活的功能,走向收藏珍品的范疇。 吳梁冰憑借其家具體系的完整性、龐大的庫存、家具整體質量的突出、造型與風格的平衡程度、繼續大量購買黃花梨材料的熱情以及對黃花梨家具與文化的大力推廣,成為當代黃花梨明式家具的領導者。

嘉德此次收藏的所有家具都是吳梁冰擁有大量黃花梨素材資源,潛心于秉承傳統古法,日夜研究傳統經典造型,不惜一切代價模仿明代古董家具魅力的時期的代表作品。 例如,此次拍攝的“明式素面小圓角櫥柜”采用了高度仿舊的經典造型和深度,家具內部按照古老的方法采用傳統的批麻掛灰工藝,甚至榫卯節點都經過了風化處理。 當你看到光亮的部分,你會看到切割的奢華。無論是門板還是側板,您都將選擇獨特的紋理華麗的木材進行切割。質地將是美麗和諧的,它將具有“一木一器”的魅力 由此可見,吳梁冰在其物質資源全盛時期繼承了傳統家具的最高標準。他不吝惜自己的奢華材料和工藝,體現了明式高品質仿家具的成就和標準。

擴展閱讀:“明清古典家具精品”拍賣以傳承與發展并重的方式,紀念中國嘉德明式 黃花梨素身圓角柜年25周年。吳梁冰從事傳統家具的設計和生產已有近40年。他已經收集了1000多件明式家具。這些作品既是對古代作品的高度模仿,也是改良和創新的杰作。這些作品展示了明清時期各種家具風格的造型風格、榫卯結構和工藝方法,體現了傳統家具繼承和發展并重的精神,為中國傳統家具樹立了完整的風格傳奇

雖然吳梁冰位于嶺南,被譽為“嶺南魯班”,但他的家具創作從來不受地域的限制,而是吸取了家具發展的悠久歷史和明清三大傳統流派的豐富營養。 他充分發揮了廣泛寫作、面向時代、包羅萬象的特點。他進行了廣泛的搜索和深入的研究。他能夠把群眾的優勢結合起來。 例如,這次拍攝的“清式黃驊梨羅漢床”不僅比傳統的羅漢床大得多,而且使用了直接秉承“寬式”家具風格的材料。周圍的面板都用一塊木板切割,然后雕刻。此外,高品質的仿制品使舊皮革覆蓋的紙漿溫暖、潮濕和華麗,展現中國內外。 這件家具將大范圍家具的奢華和大氣與明式家具的優雅魅力相結合,形成了自己獨特的工作風格。

傳統家具文化的推廣無非是繼承和發展。 然而,吳梁冰在繼承方面付出了更多的努力。他高度模仿的黃驊梨家具不僅是藏人眼中的搶手貨,也是一件根據自己的經驗難以重復的舞臺作品。 為了模仿明式家具的舊味道,吳梁冰經常把成品和半成品放在工廠的屋頂上,暴露在陽光下和風中,澆水濕透,持續時間少至三到五年,十年以上。他利用時間和風雨來平息憤怒,然后調整和整理它們來恢復舊家具的悠閑和魅力。 這種工作在工藝、皮革和紙漿方面都非常接近舊家具的狀態。 今天,對吳梁冰來說,他的青春已經結束,時間和材料已經成為他無法逆轉的奢侈品。這種高質量的仿家具注定只是那個特定時期的作品。因此,鼎盛時期的高品質仿制品吳梁冰也很受重視。

控制臺桌類也是吳梁冰的著名殺手 這次拍攝的“明式黃驊梨刀齒裙霸王畫桌”規格巨大,是按照“一木一器”的標準制作的 一般來說,普通板芯的厚度約為1.2厘米,而這種臺面板芯的厚度高達1.5厘米,所以很難選擇這樣規格的大板,而且材料豪華嚴謹。 整張桌子造型經典,結構簡潔明了,味道優雅,風格獨特。明式家具不屬于薄、薄、硬的風格。它不同于普通人和傳統,也不同于蘇式家具。它體現了從海洋到河流接受一切的包容性。然而,它的結構是方形和優雅的,符合中國傳統家具的主要脈絡,是明式家具中圓腿霸王風格的代表。 這張畫桌和它前面的羅漢床,一張明代的,一張清代的,一張桌案和一張床上的,在吳梁冰眾多的家具作品中很有代表性。

2017年,吳梁冰榮獲“中國工業和美容行業第一位藝術大師”稱號,成為中國傳統家具領域第一個獲得這一榮譽的人。 目前,古董家具行業已經發展成為一個完整的金字塔形狀。與此同時,該行業正面臨轉型。它需要從粗加工批發轉向精細加工。它需要當代名著來回顧歷史,發揚偉大鄉村工匠的精神,從戰略的角度來指導行業的方向。 在這種背景下,紅木家具行業迫切需要領軍人物和領軍作品,吳梁冰成為第一代表。

美術收藏水平、典型性和不可復制性突出價值

通過大量早期的采購和維修經驗,吳梁冰能夠全方位地看待明清家具造型藝術,他在造型方面的眼光是獨一無二的。 黃花梨著名作家、家具收藏家海燕在評價吳梁冰對家具藝術的追求和藝術成就時說道:“中國明清時期的硬木家具.是一種藝術形式,將精英文化和審美情趣與精湛的工藝和珍貴的材料結合在一起。它自豪地站在世界藝術中。 然而,由于中國傳統藝術評價體系傾向于重視文人藝術,輕視技藝精湛的工匠技能,許多著名的工匠和大師在歷史上鮮為人知。 在當代,黃驊梨資源已經完全枯竭。黃驊梨家具產品正日益走向藝術收藏時代。然而,很少有專家能夠在這個行業進行深入的研究和實踐。 吳梁冰長期從事家具藝術,結合不同地域、風格和流派的優勢,最終確立了自己的簡約和宏偉風格。他在這個藝術行業的成就也是顯而易見的,并得到了許多古典家具專家的肯定。他是當代古董家具行業的代表。"

引發了新一輪的射擊領域,挖掘和恢復深度價值

談及家具作品價值的評判,伍炳亮表示,“對于家具作品價值的判斷,既要以型、藝、材、韻為標準,也要超越新舊之別。不是所有的明式黃花梨老家具都具有收藏價值,也不是所有的新仿黃花梨都能賣出材料成本價格。如果不深入了解明清家具經典、領悟明式家具藝術美感、提升自己審美眼光,無論是新家具收藏還是老家具收藏,都注定會走入誤區。黃花梨在材料價格高漲的今天,已經成為了一塊試金石。敢不敢買黃花梨材料來制作家具、制作完成后又能不能打動收藏者,并最終做到超越材料成本價格,體現品牌、文化、藝術的附加值,這既是檢驗一位設計師和家具企業老板有沒信心的方式,也是真正領悟將木材自然生命轉為藝術生命的宗旨。”

對于這次他的海外回流作品入拍嘉德,伍炳亮認為,拍場是兌現藝術附加值最理想的場所,要驗證新仿家具是否是藝術品,能否進入收藏級別,拍賣市場無疑是最好的試金石和價值認定的最好平臺。中國嘉德是國內首家以經營中國文物藝術品為主的綜合性拍賣公司,已成功舉辦1200余專場拍賣,被譽為“最受青睞拍賣行”。這次當代新制古典家具以藝術品級別進入拍場,將古典家具自身所賦予的精神、歷史、文化、藝術的美麗和靈魂以合理的方式最大程度地展現出來,同時向人們顯示出當代新制仿古家具巨大的市場發展空間及市場占有率,可以讓買家真正看到當代新家具背后的收藏價值。

?作為嘉德古典家具板塊的負責人,喬皓表示,嘉德在古典家具專場設計中,既保證了傳統項目的設立,又為藏家探索和考慮未來收藏的方向。仿古家具行業的大眾特征與明清老家具的小眾性質,對應的是一個收藏盛世時代,收藏本身的視野以及受眾人群需要擴大,使得拍場納入當代名人名作勢在必行。同時,當代中國新制仿古家具中大師級作品進入拍場,說明新家具已經受到了收藏界金字塔尖層級的關注和重視,新制仿古家具也借此正式進入藝術收藏級別,并將進一步引導中國傳統家具的深度價值挖掘和價值還原。

(原標題:伍炳亮當代黃花梨家具精品亮相嘉德秋拍)

——

湖北赖子麻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