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探索中尋求優化 2019年全國兩會農村金融熱點前瞻

2018全國兩會將于3月初在北京舉行

對于農村地區來說,今年有著不同的含義是農村振興戰略提出并全面部署的第一年。繁榮工業、生態宜居、文明農村文化、有效治理、豐富生活的總體要求同時得到提升。“三圖”改革試點將推遲一年至2018年底。各方期待著更全面、更深入地推進基層土地改革,完善相應的立法和體制安排。同時,2018年也將進入全面扶貧的最后沖刺階段。

面對不斷變化的金融業環境和農村地區的發展需求,我們看到以四大行為為代表的傳統金融機構相繼成立普惠金融部(Pratt & Whitney Financial Division),并開始尋求與金融科技實體合作,利用各自的優勢覆蓋更多的農村地區。面對外部監管和內部缺陷復查的壓力,農業信貸機構開始改善業務結構和控風方式。經過十年的試點,農村信用體系建設迎來了第一家個人信用征信機構的建立。各種金融機構更有可能為農民的發展服務。全省農村信用社改革繼續取得進展,并根據實際情況進行了調整,優化了地方農村金融資源配置,找到了服務“三農”和小微企業的正確定位。

在探索中發現問題,在實踐中解決矛盾。 今年兩會期間,農村金融領域的哪些話題將成為社會關注的焦點?這些熱點背后反映了什么樣的社會現實和改革趨勢?

聚焦監管:農村金融回歸原點

2017年中央一號文件建議,在加快農村金融創新的同時,推進農村金融立法 然而,2017年年中召開的第五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將金融風險控制和強有力的監管提高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在農村金融方面,各級監管部門加大了對傳統金融機構的監管力度,同時對互聯網金融進行了深入的長期監管。

縣域金融的風險控制比城市地區要困難得多。 對于傳統金融機構來說,更多的風險來自農業和農村地區的“陌生人”。 農村地區金融和信貸基礎長期薄弱,導致金融機構,特別是地方金融機構經常出現“非農”現象。一些農村金融機構盲目追求做大做強,忽視了對農村市場的持續關注。 據媒體報道,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China Banking Regulatory Commission)在最近一次關于農村地區中小金融機構監管的會議上表示,近年來,農業和金融機構的整體創新力度不夠,少數機構只是模仿同行的“偽創新”,脫離實際需求。同時,農業金融機構也是市政府以外增量資金的主力軍 對此,銀監會農村金融司司長郭虹指出,農村中小金融機構應樹立服務農村振興的知識,堅持“從哪里來,到哪里去”的方向

在互聯網金融領域,我們也應該警惕它給農村市場帶來的風險。 目前,過去許多農村地區不再孤立和封閉。交通、電信和金融等基礎設施有了很大改善。接受金融服務的群體的質量及其獲取新知識的能力也有所提高。網絡金融的出現帶來了各種變化,包括對監管之外利益的侵犯。

引導農村金融機構不要忘記自己的首創精神,找到正確的方向,創新真正適合“三農”且風險可控的金融產品,是農村金融監管的本質。 今年的中央一號文件還要求完善農村金融差異化監管體系,同時強調促進農村金融回歸源頭,防止偏離現實走向虛假。 在嚴格監管常態化的新形勢下,各方將高度重視農村金融法律法規的完善,不斷強化地方政府防范和應對金融風險的責任,以及如何推進差異化監管體系的完善。

聚焦兩個省級合作社:改革繼續推進

關于省級合作社的改革方向,業內就省級法人農業經營模式、財務控制公司模式和服務轉型模式進行了多次討論,并建議逐步取消對大型農業經營的行政干預,在管理、科技等方面對縣級基層銀行提供指導和支持。

被稱為“世界上最大銀行”的農村信貸體系在縣域金融中發揮著非常重要的作用,而省級協會由于其在農村信貸機構中的管理和指導地位,將在農村金融資源的分配以及地方金融機構能否保持正確的地位方面發揮重要作用。 因此,省級協會的改革方向,其行政職能的維護,以及其以何種身份參與地方財政改革,都需要在改革過程中進行探索,聽取各方意見,完善方案,并認真實施。

從2016年“開展農村信用社省級協會試點改革,逐步淡出行政管理,強化服務功能”,到2017年“研究制定農村信用社省級協會改革方案”,再到今年“推進農村信用社省級協會改革”,中央一號文件持續關注農村信用社省級協會改革進程,多年來放寬了“一刀切”的改革指導意見。 這就要求各省根據當地農村合作金融機構的構成結構和發展水平調整改革模式。 業內人士還預計,將提出更多適合不同地區省級合作社改革的方案,供各地區參考。

聚焦三大土地資產抵押:挖掘土地內在價值

農村土地資產抵押得到政策層面的支持,對推進農村土地產權改革、激活縣域現有資產、豐富農村信貸模式具有積極意義

但是,根據實際情況,農村土地資產抵押貸款進展緩慢。 農村土地產權抵押法律保障和風險補償機制的不足,加上農村土地市場化程度低導致抵押物難以實現,使得地方政府和市場主體對試點項目并不熱情,因而無法形成合適的地方擔保機制。

農村土地資產權試點的最終目標,包括“兩權”抵押,是為了更有效地利用農村集體資產,為農民創造更多的財產性收入,而不是為了流通而流通。 這就要求在保持中國基本土地政策和保持土地紅線的基礎上,最大限度地提高農村土地的價值。 土地流轉和抵押貸款的價值來源不是金融機構,而是土地之上的生產經營單位在土地集約、專業化、現代化管理的基礎上帶來的高附加值。因此,農民主動融入其中,為自己創造更多價值。 相應地,價值挖掘提升后,農村土地流轉和抵押貸款的所有參與者自然都有權力推進試點工作,形成靈活透明的資產處置市場。

——

湖北赖子麻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