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井底人做煎餅送記者 看弱勢群體真誠的價值

1月2日下午6: 30,

1月2日下午6: 30,

前臺的一位同事說王秀清拿著一個裝滿煎餅的大紙箱。

在電話里,王秀清說2014年的元旦是他找到新工作后的第一個假期。一大早,他就起床回家了。

從北京城市大學到懷柔區長壽營鎮瑤嶺村約130公里。當他回到城市時,他用兩個裝滿數百公斤煎餅的大紙箱包裝了公共汽車。

第一天,王秀清打電話給我詢問煎餅的事。他說,“沒什么可感謝的了。我老板給你做了煎餅。你能過來拿嗎?”

這種語氣和2013年12月5日晚上記者第一次在麗都地區的地熱地下和他聊天時完全一樣。聲音真誠而真實。

除了謝謝,我還說我最近出差了,不知道什么時候能拿到。請給學校的工人和學生煎餅。

我沒想到他發現報紙上有煎餅

紙板箱太重了。他有生以來第一次用三角旗撞了車。

錦旗上繡著“愛心溫暖世界,解決一生的困難需要三天”。題詞是王秀清和他的三個孩子。

事實上,我知道在12月12日,也就是王秀清回到北京城市大學工作的第二天,他的妻子彭凌雪,一個53歲的灰發農婦,找到了村里兩個最有技巧的村民,開始做煎餅。

連續三四天,家里儲存的100多斤面粉被做成100多斤煎餅。

12月16日,我和一起關注井底小組的搭檔攝影師在河南禹州出差。彭凌雪打電話來說,“我們家真的沒有什么可感謝的了。不要放棄你姑姑的臟煎餅。你必須試試。” “

我和我的搭檔做了這么多年的記者,我們看到了各種各樣的感謝,但是聽彭凌雪說她做了一百斤煎餅,我們還是合不上嘴。

突然,我感到酸酸的

評論員邱勇說,井底之民的故事是另一個隱藏世界的悲傷故事。 當夜幕降臨,北京籠罩在明亮的燈光下,這些日子拾荒者和臨時工將鉆入北京地熱井的底部。 污水在地下3米處流動的蒸汽管道是他們生活了10多年的“家”。

媒體人沈旭暉說,這是底層普通人的真實生活:苦、真、盡職、聽天由命,像螞蟻,像泥土和灰塵 在陽光下,我們在哪里能找到如此謙遜不屈的人?

12月7日,王秀清和其他人一起住在井底的熱井被封閉了。那天晚上,他繞著他已經生活了10年的井轉。

在這座城市里,他唯一的安息地不見了。我看著他脫下帽子,露出白發。

那時,我也感到酸酸的

在中國當記者時,我總是認為我不僅要把事情說清楚,還要避免對被采訪者造成任何傷害。

尤其是對受訪者王力可修慶來說,他們不需要太多,只需要一個避難所或一頓飯。有時,因為報道,他們會被動地失去這些東西。

就像那天晚上,他一無所有,如此猛烈而直接地封井。

我們似乎犯了一個錯誤

互聯網上充滿了激烈的討論。我們應該關注井底的人嗎?

我和我的搭檔攝影師拼命想給王秀清找一個住處和工作。我們甚至想問報紙的發行站是否仍然缺人。

幸運的是,事情比王秀清好,超出了我們的想象。一些人給他安排了工作和住處,另一些人給他捐了錢,并為他的三個孩子支付了從現在到大學畢業的學費。

連續幾天,越來越多有愛心的人不斷給報社打電話,他們也想幫助井底的其他人。

畢竟,王秀清的煎餅盒不僅僅是給記者的,也是給那些密切關注井底人民的。

這盒煎餅也許能回答,我們應該注意井底的人嗎?

□張永生(新京報社會信息部記者,2013年12月撰寫并發表了一系列“井底之民”報道)

■聲音

我們家真的沒有什么要感謝你的了。不要拋棄你姑姑的骯臟。你必須嘗嘗這些煎餅。 彭凌雪,王秀清的妻子

關于高速公路品牌建設的幾點思考

湖北赖子麻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