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東康橋群文活動提升百姓幸福指數

中秋節前一天,康橋鎮2019年“一村一戲”演出的第21場演出進入錦繡花都社區。 滬劇、排舞、二胡獨奏.十多個節目一個接一個地上演,贏得了觀眾的掌聲。

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老百姓的生活不斷改善,物質條件更好,精神世界的需求得到更多關注。 在劍橋,經過多年的發展,大眾文化活動日益豐富,成為滿足居民精神需求的“盛宴”。 從“送戲下鄉”到“種戲下鄉”,從被動接受到居民積極參與,劍橋獨特的團隊工作模式正在慢慢顯現成效。

“草根文化的偉大發展”

莊印偉,58歲,劍橋本地人,出生在一個“文藝家庭”。他的父親是上海劇團的團長,他的家人有藝術專長。 “我記得當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一家人在晚上玩耍和唱歌,制作團隊的很多人都聚集在我家門口。 ”她說

20世紀80年代初,莊印偉的父親參與了橫面文藝廠的建設。 藝術工廠建立后,母親和兩個兄弟都進入了藝術工廠。莊印偉由于某種原因無法進入。 此后,莊印偉從橫眠嫁給了周西,與家人一起唱戲的機會也減少了。 “當時,文化氛圍不夠濃厚,每個人都忙于謀生,想不出唱歌劇什么的 "

改革開放后,歌舞廳和KTV的出現和繁榮影響了傳統文化藝術項目如滬劇的生存。 在20世紀80年代初和90年代,當時作為南匯地區“文藝領袖”的文藝工廠也逐漸衰落。

2004年康橋鎮文化中心成立,傳統文化藝術項目復蘇緩慢。 對莊印偉來說,回到“文壇”是在2008年 當時,她在朋友的介紹下加入了文化中心的舞蹈隊。

兩年后,莊印偉發現康橋鎮的基層文化隊伍突然增加了很多。 現任劍橋文化中心副主任林琴德是促成這一變化的“重要人物”之一。 自2010年以來,劍橋文化中心開始推動基層文化團隊的大規模傳播,用林琴德的話說,這被稱為“基層文化的大發展”

動員更多人參與

今年7月至9月,“一村一戲”的28場文化表演充分展示了康橋鎮各村基層文化的活力。

不久前在錦繡花都和華強舉行的“一村一戲”藝術展的大部分表演都是由鎮上的藝術團隊表演的。 觀看的人是劍橋的居民。這位演員也是劍橋的居民

”我們開始了“一出戲中的村莊”藝術展,希望村民們不僅能觀看節目,還能參與其中。 你表演得越多,你就能展示出越多的機會。 ”林禽說

從“送戲下鄉”到“種戲到鄉”,康橋群文工作蓬勃發展十多年來,逐漸形成了自己的特色,也收獲了碩果。據統計,截至目前,康橋鎮已經擁有220多個文化團隊、覆蓋所有居村。

再精彩、再經典的節目,如果看得多了,也可能產生審美疲勞。為了避免這個問題,康橋文化中心在推動群文工作開展過程中,還建了創作團隊,創作各種“接地氣”的節目。今年70歲的朱力生,是創作團隊中的一員。因為工作關系,他在2000年來到了康橋,2008年從中學校長位置上退下后開始自己的創作生涯,2010年被林勤德“挖”了過去。

《康橋禮贊》 《映康橋》 《七仙女看康橋》 ……朱力生和創作團隊其他成員一起,寫出了不少體現康橋發展成果、重點工作成效的作品,類型也很豐富,有上海說唱、滬劇、黃梅戲、越劇等。“康橋有大量的素材可用來創作。”朱力生樂在其中,更讓他欣喜的是,這些節目在各居村演出時,頗受當地居民的歡迎。

傳承非遺的更好載體

平時除了搞創作,朱力生還在學彈琵琶。“2009年,康橋成立了中老年琵琶隊,我就參加了,當時是年齡最大的一名學員,但我一直堅持到了現在。”

2008年,浦東派琵琶獲評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康橋是浦東派琵琶發祥地之一。為了將這項傳統技藝發揚光大,康橋鎮當年起開辦免費的少兒琵琶傳習班,并且每隔兩年舉辦青少年琵琶邀請賽。浦東派琵琶的發揚和傳承,已成為康橋群文培訓的又一大亮點。整個鎮域,氛圍濃郁。除了每隔兩年的邀請賽,還有琵琶舞蹈、琵琶說唱等一些外延文化的發展。

當然,傳承更多依靠年輕一代。家住湯巷馨村的初一學生王盛穎,早在上幼兒園大班時就被老師選中學習琵琶。王盛穎所在的康城學校,已經成立了專門的琵琶傳習所,讓所有低年級的學生接觸琵琶,借此普及“非遺”,從中尋找“好苗子”。

今年6月,康橋鎮用一場原創舞劇 《清弦行語》 啟動了第十八屆藝術節。作為浦東新區首部原創舞劇, 《清弦行語》 演繹的正是浦東派琵琶的故事。康橋鎮黨委委員吳志俊說,創作這個舞劇,是為了給傳承尋找一個更好的載體,讓更多市民了解浦東派琵琶的前世今生。

-

湖北赖子麻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