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夜間禁乘滴滴順風車是歧視嗎?

●特約評論員王鐘(北京)已經下線一年多了。11月6日,滴滴公司宣布,從11月20日開始,免費搭車服務將在哈爾濱、太原、石家莊、常州、沈陽、北京和南通開始試運行。 試運行期間,上述7個城市將提供5:00-2:00小時服務,但女性用戶將提供5:00-小時服務。

這種做法已經引起許多網民質疑滴滴公司是否歧視女性用戶。

對于城市居民來說,晚上8點仍然是旅游的高峰期,許多白領可能在這個時候剛剛結束一天的工作。 滴滴搭便車回到運營部,但在晚上8點的“次黃金時段”將女性排除在外,這真的會讓許多女性用戶感到抱歉。 就連滴滴出行總裁劉清也在帖子中表示,作為一名高級女白領,她也覺得目前游樂產品的功能對女生不太友好。

但是,如果滴滴公司目前的決定被認為是對女性用戶的“歧視”,并且將男女平等權利的“政治正確性”引入搭便車安全管理的評估中,恐怕有點簡單化。 嚴格來說,歧視是指偏見引起的消極消極行為。 具體而言,對婦女的歧視,例如婦女證明她們有能力做與男性競爭對手相同的工作,雇主拒絕女性求職者,是偏見造成的典型歧視。 然而,在網上訂票的安全性方面有不同的情況。前幾起安全事故大多與女性使用者有關,而女性的整體體力低于男性。他們遭受暴力后抵抗力差,這不是偏見,而是客觀事實。

當然,正如許多網民指出的,即使從保護女性用戶的角度來看,你也可以嘗試一種更“聰明”的方法。 有人建議同性司機匹配可以在晚上實施,女性用戶只能接受女性司機的命令。 然而,類似的建議在實踐中也可能無法通過測試。事實上,男性司機的比例明顯高于女性司機,無論他們是開網兜還是搭便車。如果女性用戶只能收到女司機的訂單,她們可能半天都不能叫車。

各種各樣的論點表明,從不同的利益角度來看,各方面都傾向于給自己更方便的答案。 該平臺最初的驅動力是在保持自身業務安全的同時擴展業務領域,因此通常采用“一刀切”的方法。絕大多數用戶更加關注旅行的便利性和旅行成本的降低。對一些女權倡導者來說,形式上的平等可能是他們(或他們)更關心的態度。

然而,我們可以達成共識,即只有找到自由貿易的最佳解決方案,共享經濟的最典型模式(與不純粹是共享經濟的普通網絡汽車共享經濟相比)才能走上健康的軌道 大多數時候,最好的解決方案也是最不壞的 只有通過利益的不斷妥協和規則的調整,才能確定一個相對穩定的制度。

網上出租車預訂顛覆了傳統的出租車模式,搭便車讓共享經濟的概念在真正意義上成為現實。 此外,因為搭便車與人們的日常旅行有關,所以它不僅是一種商業模式,也是一種社會服務方式。 盡管該平臺是一家商業公司,但它解決的問題涉及社會治理和公共服務,而不是簡單的買賣,這決定了它做出正確決策的起點不同于傳統商業公司。 只有吸收更多的社會參與,聽取各方意見,自由貿易才能穩步進行。

從公眾輿論的角度來看,免費搭車業務仍處于薄冰狀態。 雖然人們已經逐漸忘記了一年多前的安全混亂,但是沒有人能夠保證在重啟后的搭便車過程中不會再發生惡性的安全事件。 對于平臺來說,謹慎是避免風險的必要姿態。對于用戶和公眾來說,要學會應對風險,不僅要督促平臺實施安全措施,還要容忍和接受安全管理帶來的約束。 如果對搭便車的存在價值仍有共識,那么公眾對搭便車的看法就不應有太大波動。 如果汽車在行駛中拋錨,正確的處理方法是穩定方向盤,而不是匆忙踩下突然剎車。這同樣適用于免費乘坐的操作。

任何社會服務對一些人來說都是令人滿意的,對另一些人來說也是不令人滿意的,這是普通企業“用腳投票”所不能解決的 目前,沒有人能為未來的搭便車給出最終的解決方案。 只有廣泛吸收建議,聽取不同觀點的聲音,讓公眾最大限度地參與規則制定過程,才能分擔風險,減少沖突和沖突 目前,滴滴公開評估系統的正常化是一個積極的姿態。 從某種意義上說,用戶參與商業平臺的規則制定,選擇一種模式而不是一種產品,也能更好地反映消費者自由選擇的權利。

(責任編輯:HN666)

旅游法令赴韓中國客減半韓國旅游市場受打擊

湖北赖子麻将下载